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娱乐 > 影视快递 >

《我不是药神》---在我眼里,这些为生活而顽强坚持的人,早已经是英雄

2018-07-21 18:50:46 杭州在线
原标题:《我不是药神》零差评国产神作,和徐峥一起看“一部佳作的诞生”
作者 梦菲传媒
2011年,徐峥帮网易娱乐拍摄了一则短片《一部佳作的诞生》,讽刺电影创作者不专业不用心,其中有句台词“你们知道中国电影为什么拍不好吗?就因为总是纠结在文艺片与商业片之间,而忽略了细节上的审美追求,如果我们的电影不能走进观众的心,我们怎么能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呢?”
 
或许徐峥就是这样要求自己。第二年,他用自导自演的《泰囧》,让自己成为了第一位十亿票房导演。
 
这次,徐峥说他要打造一部带着文艺气息的商业片,《药神》不仅做到了,还做得很成功,目前票房已接近28亿。
 
《我不是药神》被誉为“零差评国产神作”,“国产电影里程碑”,接下来让我们和徐峥一起来看“这部佳作的诞生过程”。
 
一、于大众而言,它说出了大家数年来难言的苦衷,“这世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这种病你治不过来的,也没法治”。
 
《我不是药神》是一部有质量的国产类型片,或许一些太过类型化的部分反而成了不足之处。但是,它成功地唤起了观众的共情能力——这是当下中国文化创作最稀缺的能力,赢共情者得天下,共情让眼眶泄洪,模糊视线,挑刺反倒显得冷血。
 
即便心里明知电影临近尾声时就是想触发泪点,为了表现得像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观众也不得不共沾巾。
 
就像给不好看的电影故意打低分一样,这一次针对《我不是药神》,广大网友给予了“报复性好评”。
 
原因很简单,这部直面现实的电影带给观众从未有过的疼痛感,但看完影片又在充满侠义传奇的故事里感受到善意与温暖。
 
二、于业内人士而言,它结束了现实题材见不得光的历史,结束了“第六代”导演“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尴尬局面。
 
就中国电影的发展而言,“代际传承”是一个不可回避的显性话题。自张元的《妈妈》起始,“第六代”浮出水平已是十六载,肩担着中国电影发展的历史重责,成为中国社会发展与文化的代言人。
 
相比“第五代”在国内无发行之忧,在国外亦广获好评,“第六代”无疑是命运多桀,长期处于主流的边缘地带,大多遭到被禁,故被西方人士称为“地下电影”。直到2003年底才集体走上“地面”,《青红》、《世界》诸片出现在中国影院的大屏幕上。
 
尽管“第六代”坚持着自己的创作理念与阵地,但其作品并没有摆脱为大众所漠视的遭际。
 
三、于人性而言,它表达出了不同立场人的内心的复杂、纠结和困境,坏人的好,好人的坏,没有绝对的标准,它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作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的又一力作,亦是宁浩徐峥五度联手、十二年后再度进驻暑期档的重磅作品,《我不是药神》努力突破国产影片类型,在欢乐幽默的基调中,加入深刻的现实意义,生动再现因“药”而展开的小人物成长的故事。
 
主题曲《只要平凡》在致敬小人物的同时,对深刻的生命主题也给出了理解。歌词如“放过对错才知答案”、“跳动心脏长出藤蔓,愿为险而战”等等,在是非对错的暧昧界线中,以“握紧手中平凡”道出关于人生最质朴的回应。
 
领衔主演徐峥的角色程勇就像一个“引子”,串起了身边与困境抗争的草根群像的生活百态,有为了家人和孩子而战的重疾病人和单亲妈妈,亦有为了病友和信念而咬牙苦撑的问题少年和教堂牧师,还有在法与情之间挣扎的警官等。正如徐峥谈及各角色时,感慨道:“在我眼里,这些为生活而顽强坚持的人,早已经是英雄。”
 
四、于身为编剧的小编而言,它给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课:一个作品在成为艺术品之前,它首先要是一个卖相好的商品,其他的事就留给时间这个法官来做评判吧!
 
如果把影片分成商业片和文艺片,那么商业片趋向娱乐性,文艺片更趋向精神性。商业片的票房前景当然更好,但文艺片却能推动商业片或社会其它方面进步。而《我不是药神》很难得的在商业性和文艺性上取得平衡。
 
《我不是药神》并不是文艺片,它是商业和现实的结合,将高票房和高口碑还有社会责任感做到了极致。
 
《我不是药神》的成功之处在于,把现实题材用商业片的标准和逻辑拍出来,而且完成度和可视性做到较高的水准。
 
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艺术不应该成为用来标榜自己的工具,真正的艺术应该是雅俗共赏。
 
五、于身为认真做电影的电影人而言,认真做电影就应该认真有回报,导演文牧野是徐峥口中“天生做导演”的人,但《我不是药神》却是这个“天生做导演”的导演的第一部院线电影。
 
在此之前,文牧野还拍过《石头》《金兰桂芹》《BATTLE》《安魂曲》等短片作品。而宁浩则是看了他的《安魂曲》,决定把《药神》交给他拍。
 
《安魂曲》跟《药神》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讲看不起病,《安魂曲》描写了中国民间的“阴婚”现象,孟小军为了筹钱救女,把死去的妻子卖给别人结成“阴婚”,其中尽是无奈。该片虽然获奖无数,也是文牧野最出名的短片,但看完总觉得某些痕迹太重,感动不起来。
 
《我不是药神》亦有同感,不可否认,《药神》是部很成功的商业片,它的人物刻画、剧情设计、视听语言的表现手法都很工整流畅,以至于你说不出来它哪不好,其引发的社会意义更使它获得了豆瓣9.0的高分,但是,从电影中总能感受出那一丝丝刻意,电影的设计感太强,文牧野身上虽然还保留着对社会现实、边缘群体的关注,但却已经丧失了拍《石头》和《金兰桂芹》时的真诚,由跟观众的对话变为掌控观众的情绪,由让观众自发思考变成我要你接受我设计好的内容,是哭是笑是喜是悲,所有节点尽在导演掌握之中,观众的感动也仅仅感动在对弱势群体的同情,而非源自心灵的一颤,这种手法其实并不高级。
 
拍好商业片不难,难的是保有体内最原始最本质的情感,坚守住自己的道,观众的观影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它需要更多有人文关怀的创作者去不断培养,用真心与观众交流,中国电影的未来何去何从,正是靠一代又一代青年导演不断引领,这条路上,他们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