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娱乐 > 影视快递 >

《海边的曼彻斯特》--尽量睁开眼睛,走到那些阳光明媚的地方

2018-03-19 20:35:49 杭州在线
原标题: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和过去再见——《海边的曼彻斯特》影评
作者 轩马锦茵
 
 
 
 
  《海边的曼彻斯特》这部影片我用了两天才完整的看完,真的太过沉重的基调让我一度看不下去;看影片的时候,手会不自觉的蜷缩起来,那种直击心底的“丧”,直戳心脏的悲切,我一度想要放弃;导演把那些莫过于人生悲痛至极的场景波澜不惊的表现出来,可也正是这种平静,更加笼罩了平静表面下那种切肤割肉,痛到麻木的悲伤;影片所传达的那种悲伤太过真实,那种看不见的痛苦与绝望,总能让你产生共鸣,总让你感觉,啊,这就是生活啊。
 
  曼彻斯特,总会让人联想到英国的曼彻斯特,可这部影片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片,它坐落于美国的马萨诸塞州,人口只有寥寥数千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海边小镇;在曼彻斯特,几乎永远都被极寒笼罩着,春天是很短暂的;冰冷、严寒、凛冽,也映衬着影片的主题;深陷泥沼而不得归。
 
  影片的主人公李是一个“面瘫”,他沉默寡言,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暴躁易怒;他在波士顿做着无休无止的杂乱琐碎的工作,修马桶、修管道;他活得像是一具躯壳,上班,喝酒,打架,和那张永远都没有什么波动的“面瘫”脸;这一切被一通电话打破,李最亲爱的哥哥乔去世了,哥哥的遗嘱让他成为了哥哥唯一的孩子的监护人,也让他重新回到了那个充斥着他记忆的地方—曼彻斯特;但这些记忆是悲伤的;一场他无意酿成的大火,让他的家被烧得一干二净,他可爱的两个女儿全部都离世,他的妻子也离开了他,而他,也从此隔绝了全世界,陷入泥沼,挣扎与逃离。
 
    我看似冷漠波澜不惊的躯壳下,是抚不平的伤口和解不开的心结。
 
    电影采用了插叙的手法,将男主的回忆和现实生活穿插着表现,也正是这样的手法,告诉我们,告诉观众,那些回忆,哪怕十年,百年,都不会被忘记;哪怕时间冲淡了痕迹,掩盖了曾经发生过的种种,那回忆也会像一根肉刺,紧紧的长在心上,一遍又一遍的刺痛着他。
 
    忘记了是从哪里听到的一句话“我们所能体会到的悲痛,仅仅只是戏剧角色的千分之一。”
 
    从李的回忆里不难看出,曾经的他也是个幽默善谈的男人,有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女儿,幸福的家庭;回忆里的他是经常笑着的;而现在的他,脸上除了冷漠便再也没有别的任何情绪;就连在哥哥去世的时,他也是面无表情,平静的看了躺在停尸间的哥哥的尸体,又平静的走了出去;可他这表面的平风浪静下,一定藏着一颗早已经波涛汹涌,疼痛不已的内心罢;亦或许,那疼痛悲切太过熟悉,那颗早就千疮百孔的心早已麻木了罢。
 
      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说过这样一句话:“无论怎样的哲理,都无法消除所爱之人之死带来的悲切。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众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软弱无力。” 
 
  尽管影片中其他人物,李的前妻,李的侄子,李的侄子的同学的母亲,李曾经的朋友,都曾试图想把他从悲痛消沉的泥沼里拉出来,可都是无用功;那些过往太过沉重,但让人值得欣慰的是,尽管他内心的痛苦并没有被和解,但李在被他们一点儿一点儿的稀释,稀释他的封闭,稀释他的冷漠,稀释他对自己的麻痹;他走不出泥沼,但好在,他想要重新拥抱这个世界。
 
  《海边的曼彻斯特》这并不是一部讲述“挣扎与救赎”的电影,它所要表达的便是:痛苦无法消逝,伤口也永远不会被治愈,但生活还是要继续,那个被严寒笼罩的曼彻斯特,也有短暂的春天。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忘记过去,不是所有的悲痛都能被淡忘,不是所有的伤疤都能都抚平,不是所有的悲切都能被冷却;我们永远都无法忘记曾经在我们心脏留下刀疤的悲痛,也没有一剂良药可以让这个刀疤不再作痛,我们无法忘记,可又能如何,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睁开眼睛,走到那些阳光明媚的地方。
 
      遗憾、悲哀、无可奈何,又如何?这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