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国内 >

我曾经对秋天深怀恐惧,好像除了日渐变冷的天气,就是秋风横扫落叶的悲凉

2017-10-27 19:38:01 杭州在线
原标题:秋思
作者 未央宫主
01
 
周末早上出门的时候,发现小区花圃里的杂草被管理员用割草机全部割除了。这些被夏天充沛的雨水滋养而疯长起来的植物瞬间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地上,有些已经被铁耙搂成一堆,随时可能被运走。
 
残留的草根挣扎着硬挺起仅有的一点绿色,一些已经枯败的叶子蜷缩在裸露的泥土里,极尽荒凉的感觉。
 
我吸了一口冷气,紧了紧衣服,好像空气中已经有了让人无法抵御的寒气。
 
虽然已进深秋,可我还是不习惯看见凋零的景象。
 
我曾经对秋天深怀恐惧,好像除了日渐变冷的天气,就是秋风横扫落叶的悲凉。
 
秋天到了,冬天还会远吗?年少时候那些漫长寒冷的冬天,让人度日如年,冻手冻脚冻耳朵,冻得心都冰凉。
 
随着年岁的增长,心智也逐渐得到成长。最近几年,对秋天却有了痴人般的迷恋。
 
 
 
 
02
 
秋天是色彩斑斓的。
 
深秋初冬时分,举目望去,整个山峦都是五颜六色的。
 
据说人的瞳孔可以分辨两千多种颜色,我想大约秋天的颜色就能占据一半之多。
 
红色,黄色,绿色,蓝色,金色,还有很多处于中介的颜色,让你的瞳孔饱尝盛宴,盛开出多彩的花朵。
 
火红的枫叶曾经装点过我用想象描绘的秋天。为此,我曾两度在红叶节去到香山,探寻我梦中最美的那片红叶,两次都失望而归。
 
所见的红色并不纯正,像是一种不愿沦落风尘的自命清高。漫不经心的混杂在黄色、绿色或枯叶的边缘,零星的隐在秋天的山林之中。
 
在从香山回程的路上,出租车师傅说:“香山本来就没有多少红叶的,看那些美丽的宣传画吧,都是做出来的。”
 
我不信他的话,我宁愿相信是我与红叶之间相差了一个缘分。在某一处我未曾到达的地方,一定有一片火红的枫叶在肆意燃烧,装扮着最美的秋天。
 
最后一次香山回来,我死了心,再也不找寻红叶,只把它封存在心底,让美丽定格在想象里。
 
不经意间,银杏叶满足了我对秋天所有的遐想。
 
记得那年去青岛开会,住在八大关宾馆。当时正值深秋----八大关最美的季节。漫山遍野的银杏树、法国梧桐向我们展示出最迷人的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意境。
 
银黄的叶子挂满枝头,阳光照射下来,穿过树叶婆娑的空隙,闪着晶莹刺眼的、金子般黄灿灿的光。微风吹过,落叶随风飘舞,在游客身前身后盘旋,像是迎宾的舞者,谦卑的匍匐在石砌的山路上。
 
秋天的黄色在美学人士的眼里应该有几百种之多,枯黄、土黄、浅黄、深黄、金黄、黄绿.....我所拥有的词汇局限了我的视网膜的辨认范畴。
 
秋天的绿色,失去了水嫩和光泽,不像春天如婴孩般的娇嫩,也不是夏天高温湿润下的厚重殷实,变得暗淡,粗糙,纹路清晰,像饱经风霜的面孔,看得人心疼,能从心底滋生出敬重。
 
秋天的天空拥有高远清澈的蓝色,洁净透亮,一尘不染,飘悠期间的云朵也更加洁白更加柔软。
 
春天有百花的妩媚,夏天有夏花的绚烂,秋天却只用多彩的叶子就可以独占鳌魁。如果非要给秋天界定一个颜色,我觉得应该是金色。
 
 
 
 
03
 
秋天是硕果累累,丰满充实的。
 
秋天是劳动者的最爱,放眼望去,满院满山全是成熟的果实,枝丫被压的弯腰向下,像极了老农劳作蜷曲的身板。
 
红的苹果、绿的梨、黄的橙子、紫的葡萄,连空气中都泛滥着水果的甜香味。
 
我想起小时候随爸爸去果园里,爬到树上,蹲坐在硕大的树干上,顺手摘下最大最红的苹果,啃的“咔嚓咔嚓”响,一口气能吃好几个,从来不知道酸是啥味。
 
菜地里大串的豆角、丝瓜、茄子、辣椒、土豆、白菜....争先恐后,好像一年的蔬菜都赶在秋天来约会,大家你推我攘,把个菜园子挤得满满当当。主人无奈,恨不得一天吃五顿饭,也追赶不上植物们生长的速度。看见邻人就推销自己的菜品:“新鲜着呢,赶快摘回家去吃,算是帮我忙了,不能眼看着老在地里变了肥料。”
 
无花果树,从不开花,从不张扬,却总在秋天的暖阳里兀然结出最甘甜的果实,让人爱罢不能,非要移植到自家房前屋后,终日守着,看它熟到流出蜜浆。
 
桂树是经冬不凋的,俗话说“八月桂花遍地开”,越是在百花凋零的时节,桂花越是肆意张扬,开得繁花似锦。金黄色的花瓣簇拥在一起,密密麻麻爬满枝干,清芬袭人,浓香远逸。每一个走进院子的人都在抽着鼻子东张西望:“有桂花盛开吗?这么香。”

 
 
04
 
秋天像是走过中年的人生,经历过风雨,见识过彩虹。褪去了年少的青涩,走过了盛夏的蓬勃向上,一切都尘埃落定,一切都归于最真实最平淡的美丽。
 
林青霞曾经是我心中最美的东方女神。她塑造的东方不败霸气唯美的形象更如维纳斯般永远闪着艺术的光芒。
 
偶然一次在网上看到年近60的林青霞携帅气儿子参加某活动,我顿时有如心爱之物被蹂躏的心如刀割。
 
岁月这把杀猪刀居然毫不留情的在每个人的身上雕琢,即使她曾经光芒四射,即使她是那么万众瞩目。
 
还有陈红,还有倪萍,眼见着她们老去的样子,我头脑中黯然浮现出秋天里斑驳的树干,筋脉毕现的叶子,像冷丝丝的凉风吹进心里,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
 
我抬头长叹,感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透过老气横秋、坚挺峻拔的树身,却见到阳光下那闪光的果实。树身、树叶,还有盘踞在土里的庞大的根系都毫无保留的付出自己所有的能量,开出最美的花,结成最丰饶的果,他们安然若泰的等待着叶枯叶落,等待着冬天的来临,等待着下一次生命的再次盛开,没有遗憾、没有埋怨,有的只是宿命般的承接。
 
我顿悟,季节有四季交替,人生有生死轮回。寒来暑往才有春实秋华。玫瑰再艳丽,花期也只不过十几天;牡丹再高贵,终敌不过最后零落成泥碾作尘。
 
还有这样一批花朵,不见得多么绚烂,多么芬芳。娇嫩弱小的花蕊中却酝酿着顽强的生命,只等花瓣枯萎凋零就是它破茧成蝶的时刻。小小的果实在阳光雨水中成长,演绎出最强音的生命之美。
 
我是太肤浅了,只关注了事物的表象。我忽略了60岁的林青霞骨子里那种经过岁月的打磨和沉淀透出的优雅气质,我无视了奥黛丽.赫本做为全球慈善大使,在她身上闪现的完全不同于年轻漂亮的罗马公主的那种高贵善良的光芒。
 
人到中年,该有的成就都收归囊中,人性更加坦然自得。因为一路以来的努力、坚持、守候,所有的沉淀都结出果实,挂在枝头,不是炫耀,更像是旗帜,守护着一份精神。
 
秋的季节里,生命已经不需要再倔强的向上生长。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这是这个时期最美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