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经典故事 >

你看她那这么漂亮手,那两道伤口就是当时翻尸体的时候伤到的

2018-03-19 22:52:50 杭州在线
原标题:故事 | 穿梭时空的老爷爷
作者 灰Wayne
 
 
    这是一个关于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
 
1.她是一位好心肠的老奶奶
 
见到周奶奶以前,总听过很多关于她的故事,都是溢美之词,从保安亭的李大爷到小区保洁的王阿姨,无一不对她啧啧称赞。她的存在,就好像给我们这个小区多了一个雷锋式的人物。如果每年小区有先进人物评选,或者感动XX小区十大人物,她必然年年上榜。
 
我本来今天不想出门的,和我们四川相比,北京的雾霾确实有点严重,手机显示的污染天数还真不少。才刚到北京俩月,冬天天气通透的时候,还可以看到远处的香山,今天却感觉整个城市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纱布,远处的高楼都被纱布遮住了。但宿舍洗衣粉用完了,不得不去楼下超市。小区的超市不大,属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那种,啥东西都有。我拿了洗衣粉,还顺带买了点零食,在收银台结账的时候拿出支付宝刷。
 
“您的银行卡余额不足。”手机屏幕显示的字把我弄尴尬了,我顿了顿,从篮子里拿出洗衣粉,给收银员,“就要这个洗衣粉吧。”
 
刷支付宝的时候,相同的字又跳出来了。我伸手把裤子和上衣口袋摸了一遍,感觉好像身后的顾客都在看笑话一样齐刷刷地盯着我,我红着耳根子缓缓抬起头,僵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支付宝绑定的银行卡没钱了,我待会儿再来买吧。”
 
“唉,小伙子,差多少钱啊。”从我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我顺着声音转过头,原来是位老妇人,手里拧着一大摞五颜六色的口罩,头上爬满了银丝,一两撮灰色的发线露出来,脸上是时光雕刻的痕迹,微笑起来眼睛弯成一弯黑色的月亮,岁月似乎没有带走她身上的那份尊贵的气质。
 
“额,五块钱。”我愣了愣,然后看了看价格显示器。
 
“好的。”老奶奶小心翼翼从小挎包里掏出一个小荷包,她的手虽然满是褶皱,还有一两道刀伤,但手指又细又长,老奶奶加上这优雅得体的气质,想必年轻时必然是个那个年代的美人。她抽出三十块钱放在收银台上,“还有这个零食也一起吧。”
 
我对老奶奶这突如其来的行为颇感意外,愣愣地看着她,过了几秒回过神感觉这样看着老奶奶似乎不太好意思,又低下头收东西。
 
“周奶奶,您的东西一共三十二块钱。”收银员一边说,一边拿出袋子帮老奶奶收,“这些东西买来还是去看小朋友啊?”
 
“对啊,你看雾霾这么大,买点口罩给小朋友们送过去。”
 
“周,周奶奶,这个钱,谢谢啊。我待会儿回去拿了给您送过去,您是哪一户?”
 
“哈哈,不用了,下次见到再说吧。”老奶奶笑了笑。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就是周奶奶,以前她是军队的医生,现在退休了,每个星期都会去小区附近的孤儿院陪小孩子们玩,风雨无阻。之后我出了趟差,本想把欠的那三十块钱还给她,却一直没碰见。
 
2.他是个执拗的老头
 
在北京待的这段时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小区的张老头就是我觉得一个比较奇怪的人,每天早上都看到他左手拄着根拐杖,提着一个笼子,哼着小曲儿,在北京这叫做遛鸟。我一直对老年人这种打发时间的行为深感疑惑,让我更感疑惑的是这个张老头的多管闲事。见到小朋友乱丢果皮,会叨唠几句,如果小朋友嘻嘻哈哈不管他,他就会自己俯下那年久失修的身子,把果皮拾起来扔到垃圾箱里。
 
还有,他老是会对乱停挡道的车絮絮叨叨,如果恰好被他碰见,他就会拄着拐杖站在车门边,直勾勾地盯着车主,等到车主下车了,就举起拐杖敲打车门,还一边大骂,虽然老头子没多大力气,但有时候老是会磕破点漆,甚至砸个小坑啥的。听说刚开始的时候那些人还会不服气地对着张老头蹬鼻子上脸,但执拗的张老头直到警察来了也还对着车主骂骂咧咧,警察协调半天没啥结果,也就不了了之,几次下来也就没人敢乱停车了。
 
张老头简直比物管公司请的保安还尽职,他们都调侃,物管公司要给张老头发工资。我倒是一直没跟这个古怪的张老头打过交道,也不知道张老头全名叫什么。
 
有一天晚上下班有点晚了,到小区的时候昏黄的路灯晃悠悠地在寒风中忽闪忽闪,好像要被凛冽的风吹灭。我路过一个黑漆漆花丛的时候一不小心踢到个东西,我低头一看,好像是个纸盒子,里面还有一些旧衣服,我弯下腰捡起来,准备扔到边上的垃圾桶里,刚走一步,手突然火辣辣地被打了一棍子,一哆嗦纸盒子就掉地上了,里面的衣服撒了一地。我一下子火了,谁莫名其妙打我,转过头,居然是那个张老头。
 
“干嘛呢?”昏暗的灯光下,张老头一边哼气,一边眯着眼瞪着我,一只手还握着拐杖悬在空中。
 
“我还要问你干嘛呢?莫名其妙打我干嘛?”我气不打一处来。
 
“你无缘无故把别人小朋友做的流浪猫的窝准备扔哪儿去啊?”张老头放下拐杖,以减慢一半的速度俯下身子,准备去捡起落地上的纸盒子和衣服。
 
“我怎么知道这是猫窝?”我提高了音调,表示自己不服气。
 
“你就是知道,看到这些东西太碍地方了,就准备打发掉。”张老头那沙哑的声音也提高了音调。
 
“你这老头!”我哼了哼气,甩着手转身准备走,顿了一下,又转过来蹲下收拾着纸盒子和衣服。
 
“现在的年轻人啊,哼!”张老头晃悠晃悠地站起来,从我手中夺过纸盒子,佝偻着背慢悠悠地转过身离开。
 
“怪老头!”我也哼哼气,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那天晚上后,我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都会注意脚下,怕会不小心踩到那些纸盒子,却也没见过怪脾气的张老头。
 
3.他是个穿越时空的老爷爷
 
最近我报了个义工组织,周末去附近的敬老院照顾老人。我分到的是一位退休的部队老干部,叫张国栋。
 
我简单看了看这位张老先生的资料,年龄接近八十了,参加过抗美援朝,算得上一名战斗英雄了。但膝下无儿无女,听说老先生的老伴前段时间去世之后,就有一点精神失常,老是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胡话。
 
上周末,我提着一箱牛奶和一些水果,来到敬老院,推开门,一位老人背对着我,戴着一顶毛线帽坐在凳子上晒太阳。
 
我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老人缓缓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这不是我们小区那个张老头吗?我愣住了。
 
“你是哪位?”张老先生开口了,四目无神。
 
“张老先生您好,我,我是义工组织的,到这里来看看您。”
 
“来来,周妹啊,有客人来了。”他突然对着侧着头,对着房间另一端招了招手,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唉唉,算了,我都忘了,你不方便,我来我来,你看我都老糊涂了。”
 
我转过头看了看他招手的方向,什么人都没有,顿时觉得一丝凉意。他一边说着,一边颤悠悠地站起来,准备从我手中接过牛奶和水果,我急忙挥挥手,“不用了不用了,老先生,我给您放在桌上吧。”
 
“也行吧。这个牛奶周妹喜欢喝,待会让她吃吧。”张老先生又向屋子那头张望了一下,“嘘,声音小一点,她睡着了。我们出去吧。”
 
我扶着他轻轻出了门,靠着石桌边坐了下来。
 
我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其实还对跟他那次小冲突有点心有余悸,试探地问道:“张老先生,您还记得我是谁吗?”
 
“哦哦,你啊,记得记得!”他说得我一愣,接着大笑道,“周妹上次还提起你呢,你老爸老妈都还好么?”
 
一提到父母,我心头一紧。
 
“上次周妹给你打钱的时候还给我说,给你寄几本书过去,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寄给你啊。”张老先生侧头往屋子方向看了看,“周妹啊,一直都这样,算算,你应该是她资助的第十八个学生了吧。”
 
我没有打断他,看着他动情的双眼,继续听着。
 
“周妹啊,我跟她说,没有孩子不要紧,真不要紧,她怕我有什么想法。真是傻啊,几十年都过去了,我们不都这么过来了吗?你看看,你们这些成才的孩子,不就是跟我们的孩子一样吗?”张老先生笑了笑,脸上的褶皱挤在一起,像大海上欢快泛动的波浪。
 
“还有前年汶川地震的时候,年龄都这么大了,还要去当志愿者。我就说她,哪有年龄这么大的志愿者。你看,结果后来红十字会不也没有让她去吗?她还怪生气的。后来又资助了个孤儿,还偏偏不让那孩子知道,说是怕他有心理压力。”张老先生砸吧砸吧嘴,又笑了起来,“那孩子也还真是挺争气,听说成绩还真不错,明年就要高考了,周妹还打算给他买点文具寄过去,还有那本《人性的弱点》。我就说,我们资助的孩子们啊,凑在一起都可以开个幼儿园了。”
 
“我能看看周老太太的照片吗?”听到这儿,我心感觉被触动了一下,眼圈一下子红了。
 
“周妹啊,哈哈哈,你不要看她现在老了,年轻的时候可漂亮了。”张老先生颤悠悠地站起来,“我给你找找看。嘘,声音小一点,不要把周妹打扰到了。”
 
张老先生从一个柜子的铁盒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叠被包裹得整整齐齐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放到我手上,轻声地说道:“你看,这是我和周妹的结婚照,这其实不是照的,是画的,你看,我这几十年了还欠她一张结婚照呢。”
 
我一张张看着,觉得这个老太太甚是眼熟,想了半天,才对上号,原来是我们小区那位人见人赞的周奶奶啊。
 
“我还记得啊,那时候我去参加抗美援朝,谁知道她后来也跟过来了,在后方抢救伤员。她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我在哪个团,到处打听,后来终于打听到我的消息,就申请调过来了。那时候我在前线啊,哪里知道明天还有没有命活,命有没有不要紧,但唯一惦记的就是她了。后来美国鬼子不跟咱打了,我跟着部队回到后面,下车第一眼就看到她,那时候她真的是好漂亮啊,人群中一眼就认出她了。我灰头土脸地跑过去,她还到处找我。哈哈哈,当时那一抱啊,就真的这辈子也不想和她分开了。”张老先生又哈哈笑了起来,突然眼神黯淡了下来,“后来我才知道,有一次我们团另一个连队在抢占山头的时候,被美国鬼子用火焰弹烧了,死了好几十号人。周妹以为是我那个连队,看到卡车拉下来的尸体就扑到里面去翻,那时候是冬天啊,就这么哭天喊地地在尸体堆里翻着,想着都心疼啊。你看她那这么漂亮手,那两道伤口就是当时翻尸体的时候伤到的。
 
“周妹啊,心肠特别好,就跟个活菩萨似的。我以前不住在这里的时候,周妹每天白天都出去,要么去孤儿院,要么去红十字会,我自己一个人就出去遛鸟啥的,都没怎么一起出去过。你看,到了这里她可以天天陪着我,多好。”
 
“张老先生,您记得今年是几几年吗?”
 
“我算算哈,前年汶川地震,北京奥运会,今年还有上海世博会。今年是2010年吧。”张老先生笑了笑,“你看,我还是没有老糊涂吧。”
 
我算了算时间,2010年,是张老先生和周老太太结婚60周年纪念日。
 
我们没办法回到过去,但我宁愿相信,张老先生真的就是穿梭时间,和周奶奶一起活在2010年。这一刻,我真的就看见两位老人相伴坐在夕阳下。可是,我却没有机会回到2010年,给周奶奶说一声谢谢了。
 
2010年,汶川地震后第三年,我参加高考,高考前我收到资助人寄过来的一盒文具和一本《人性的弱点》,没有寄件人,寄出地址是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