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经典故事 >

她早已远去,不过是自己一直活在自己的回忆里

2018-03-19 20:02:39 杭州在线
原标题:【青春言情】愿世界待你如初(20)
作者 木非可
 
 
  一场惊心的策划(三)
 
“顾非,想什么呢?”顾非回过头,便发现宋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正呆呆的看着他。
 
“没什么?”
 
“不信!快,快说给我听听。”
 
“刚刚牛九九发短信过来,说他回B市了,让晚上去吃饭,你这两天太累了,晚上就好好休息吧。”
 
“没事,我等你回来”,宋熙边说边在顾非额头上吻了一下。
 
那天晚上的事顾非曾想过无数遍,可是每次一到那里就突然断片,他本以为这事就这般过去,以后都不会再想起,可是此时此刻,为何却又无端生出。
 
B市的高级酒店内,白洛穿着一袭黑衣,嘴角上扬“顾非,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白洛,难道顾非真的不知道那天晚上的事。”
 
“他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干嘛?”
 
“他一醒来便使劲的抱着头,还时不时的敲打了几下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放心吧!那天晚上他绝对是喝断片了,他自己做了哪些事,哪些事没做他根本就记不起来。”
 
晚上8点,顾非准时出现在时光咖啡,一进门便看见了美玲,她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挺着个大肚子。
 
“他真的是我的”,顾非指着美玲的肚子说道。
 
“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不知道吗?”
 
“对不起,我不想会这样。”
 
“本来我是不想找你的,本来也不应该怪你,都是自己不好,不知道保护自己,可是现在我也没办法,我不忍心让他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都是我的错,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也不奢望你能对我们母子好,我只有一个要求,取消你和宋熙的婚礼。”
 
“我不会答应你的。”
 
“顾非,我得不到的男人,她也别想得到,你自己看着办,你是主动取消婚礼呢,还是让我带着肚子在你的婚礼上大闹,孰轻孰重,你是聪明人,自有分晓,话不多说了,你自己考虑清楚”,美玲向外面走去。
 
“我们再好好谈谈吧”,顾非追了出来。
 
美玲却头也不回的上了一辆奔驰车,扬长而去。
 
“顾非,这么快回来了”,半小时后,顾非回到了家里。
 
“嗯”,顾非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把声音调大,不断的换着电视节目,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宋熙解释。
 
第二天天刚亮,顾非就出了房间,出门打了辆车便奔向“时光咖啡”,今天他又约了邱美玲,今天是最后的机会。
 
“美玲,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可是求你了,别闹行吗?”
 
“现在了,你跟我说别闹,以前你都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我能理解你的痛苦和对我的憎恨,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怪你,可是我和宋熙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求你了,放过我们”,顾非边说边就跪了下来。
 
在他下跪的一瞬间,美玲的心瞬间软了下来,她也是女人,况且她也不是恶毒的女人,甚至她开始讨厌自己,讨厌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这明明不是顾非的错,况且那晚错的根本不是顾非。
 
正当她准备松口的时候,她的眼前又浮现出白洛的身影,“你在顾非的心里,啥也不是,只有我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此时她的脑海又回想起她向顾非告白时被无情的拒绝,还有那晚顾非大声的叫嚷着让她滚,她在心里念到:“顾非,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顾非,我想要的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没有人看到,她转身的瞬间,泪已流下。
 
顾非在地上跪了很久,才缓缓起身,走出咖啡馆,落寞颓废的向家里走去。
 
邱美玲回到酒店的时候,便看见白洛坐在沙发上,电视屏幕里播放的是她和顾非谈话的场面。
 
“白洛,你居然派人偷拍我!”
 
“你猜,如果这视频在婚礼当天播出,你说会不会很好玩?”白洛早已露出阴险的笑脸。
 
“白洛,你怎么这么卑鄙,无耻。”
 
“你居然说我卑鄙、无耻,难道你又不是吗?勾引顾非不成,然后跟我上床,再用怀孕威逼顾非,难道这些不卑鄙无耻吗?”
 
“这一切不都是你的阴谋。”
 
“没人会知道的。”
 
“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你不会,因为你不甘心。”
 
“别忘了你的承诺,顾非和宋熙取消婚礼后,就和我一起离开这座城市,我们要去一座有海的城市”,美玲低头看着自己凸起的肚子。
 
白洛把她搂在怀里,向窗外看去。
 
“我想,顾非不久后便会取消婚礼。”
 
“那可真是便宜他了。”
 
“白洛,我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你,为什么你非要把顾非和宋熙分开。”
 
“我也不想这样,这一切都是他们逼我的,她背叛我的时候可知道我的心有多痛,他一次又一次把宋熙从我身边夺走的时候,可知道我也会愤怒”,白洛的眼眶有几滴眼泪落下。
 
“对不起,又让你想起这么多伤心事。”
 
一小时后,顾非回到家,便看见宋熙睡眼朦胧的坐在沙发上,顾非脱下外套往沙发上一扔,向洗澡间走去。
 
 B市的高档酒店内,白洛躺在床上,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宋熙,那个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说着长大要嫁给他的宋熙,想着想着,他的心却软了下来,原来到了最后关头,他却不忍心让她难受,他至始至终恨的始终是顾非,尽管一次一次带给他伤害的始终是宋熙,但他却从未恨过她,曾经的他一次次幻想着宋熙重新回到他的身边,甚至不择手段、不顾一切,但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她早已远去,不过是自己一直活在自己的回忆里。
 
他拿出手机,想把视频删除,却又想到了顾非,于是便用了个陌生号码把视频发给了顾非,另外还有两张顾非和邱美玲的床照,然后把视频删除,关机。
 
而此时,顾非还在洗澡,坐在沙发上的宋熙听到有手机震动的声音,循着声音在顾非的上衣里找到了手机,这两天顾非有些不寻常,总感觉神神秘秘的,怀着好奇,宋熙打开了发过来的视频和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