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经典故事 >

终究还是输给了时间、输给了这该死的命运

2018-07-22 17:53:21 杭州在线
原标题:我们终究输给了时间
作者  情感分析师
 
灯光肆虐的晃动,摇曳的迷离色彩像是一种催人疯狂的毒药,让年轻的男女陷入一种麻木迷醉的境地。伴着劲爆的的士高舞曲,舞池中的男女以一种奇怪且低雅的动作,尽情的摇摆着自己的腰肢,那本该彰显睿智清醒的头脑,也随着音乐疯狂的左右晃动着。这里的每个人,都选择用这种疯狂的方式,来抒发心中难以排解的苦闷。
 
 
我们只看到了他们的糜烂,却忽略了他们认真的时候,输的多难看。
 
1.
 
顾洛夕看了一眼突然亮起的手机,本还昏沉的大脑在看到那行小字后,瞬间清醒了几分,苦笑了一声,顾洛夕收起手机,仰头将杯中剩下的酒一口气吞下。
 
“你结婚,我当然要去了”喃喃自语一句,顾洛夕走向吧台,又要了一杯高浓度的Martini。
 
“法华,你知道这世间最好喝的酒,是什么酒吗”把玩着手中璀璨的高脚杯,看着里面晶莹剔透的液体,顾洛夕微品一口,转而抬头问了调酒师一个问题。
 
“Martini、血腥、黑天鹅、只要是灰雁伏特加调出来的,我觉得都还不错啊。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你喝了这么多酒,还不知道什么最好喝吗”苏法华笑着回答,同时手上调酒的动作,却也没有停下,在繁乱而华丽的手势下,一杯血腥玛丽不久便调制而成。
 
“呵”顾洛夕苦笑一声,“可是我觉得,只有她的喜酒,才最好喝”
 
“呦呵,她的喜酒,你这不声不响的都要结婚了啊,额,不对啊,你不还没对象么”苏法华的表情从惊喜转变到错愕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前任的喜酒,哈哈哈”顾洛夕放声笑了出来,然后端着自己的酒,走到了舞池中央。
 
苏法华看着顾洛夕的背影,手里的动作戛然而止。该是怎样的孤独和绝望,让这个向来花天酒地的男人这一刻弱小的像个孩子。
 
看似虚荣,实则自卑。看似轻浮,实则深沉。只是很多时候,人不得不选择活在厚厚的外套里,要的,不过是保护自己罢了。
 
2.
 
究竟怎样的悲伤和无奈,才能让本该难过的人放声大笑。有一种痛苦,叫笑着笑着,就哭了。
 
舞池中央,顾洛夕肆意的摇晃着脑袋,像是要把所有烦恼全部抛掷脑外,那消瘦的背影在迷离灯光下,显得脆弱而渺小。
 
……
 
顾洛夕的故事大概要从高中说起,那时的少年少女对爱情都是很迷茫、很好奇的,但因为心智还不够成熟,所以他们的行为有时候很冲动也很幼稚。
 
顾洛夕那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同班的女孩儿。女孩儿很漂亮,鹅蛋小脸可爱俏人,白皙的皮肤透着天然的娇羞和粉嫩。女孩儿经常梳起两个俏皮的双马尾,穿着一身浅色的校服,笑起来眼睛像月牙一般弯弯的,很可爱。
 
大概是少女身上那种时刻洋溢着的青春活力吸引了顾洛夕,每每看到她,顾洛夕便不自觉的被吸走了心神。
 
追求的过程是漫长的,在第一次追求未果之后,顾洛夕便陷入了一种迷茫痛苦的情绪中,无论是上课还是休息,他的眼神都不会离开女孩儿。那段时期顾洛夕整个人大概是低沉而落寞的。
 
后来有一天,女孩儿可能是同情有些低沉的顾洛夕吧,竟然主动要求给顾洛夕一个机会。信以为真的顾洛夕开始为了能够把握好这个机会,像个疯子一样每天围绕着女孩儿转。女孩儿想吃什么,顾洛夕都会第一时间用自己并不充裕的零花钱前去购买,然后兴致冲冲的递到女孩儿手里。甚至,女孩儿的衣服懒得洗,顾洛夕又怕她着凉,所以每次女孩儿有脏衣服,顾洛夕都会主动要过来洗干净,然后再亲手交给女孩儿……
 
许是顾洛夕表现的还够痴情吧,女孩儿最终同意了顾洛夕的追求,两人成了情侣。美好的生活好像就要开始,顾洛夕表现的更加殷勤,早上女孩儿懒得吃饭,顾洛夕自己吃完早餐后再帮女孩儿带一份。晚上女孩儿不愿意出去散步,顾洛夕便老实的待在她身边看书。可事实上顾洛夕是个很活跃的人,晚上不出去玩会儿对他来说无疑是种煎熬,更何况,他还没有拉过女孩儿的手呢。
 
可是上天终极没有给顾洛夕这个拉手的机会,大概是两周后的一个早晨吧,顾洛夕兴致冲冲的举着一杯牛奶走进班里,却没有发现女孩儿的身影,后来顾洛夕出去找了找,然后在操场上的座椅上,看见了女孩儿,当然,这时的女孩儿正一脸笑容的依偎在一个顾洛夕见过却不熟悉的男孩儿怀里。
 
手里的牛奶尚有余温,顾洛夕的心却有些冰冷,那时的顾洛夕突然像个饱经磨难的老者一般,没有选择激烈的反抗和愤怒的指责,只是随手把牛奶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缓步走回班里,像个什么也没看到的陌生人一般。
 
后来在女孩儿回来后,顾洛夕提出了分手,女孩儿没问为什么,只是特别自然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回归了熟悉而又陌生的生活。
 
只是顾洛夕自己清楚,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感觉,至少折磨了自己整整半年。这段时间的他甚至比之开始追求女孩儿那段时间还要低沉,只是这种低沉不同于以往那种外露出来的情绪,这次的低沉是一种深入骨髓里的冷漠和绝望。
 
原来所有的美好和付出,都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顾洛夕知道,这段感情中,自己彻底的输了。在这个本该美好的时间,他遇到了让他这辈子都不敢再相信爱情的人,这个时候的他,输的很难看。
 
3.
 
后来的日子还算正常,顾洛夕虽然没有原谅曾经的经历,却也选择坚强的走下去。顾洛夕的学习原本还算不错,可是接连遇到这种让人分神的事情,他的学业早已一落千丈,后来虽然拼了命的学习了一段时间,却也只是堪堪考上一所二本大学。
 
大学里,顾洛夕每天打打球、泡泡网吧,生活过的不充实但很轻松。现在的他只想愉快而懒散的度过这四年还算轻松的日子,从此不提雪月风花,不提所谓的爱情。
 
只是命运向来是个你越反抗,他越开心的东西,越是抗拒爱情,爱情便来的更加突然和迅猛。
 
大学里顾洛夕本来是不打算加入任何社团的,但是学校硬性要求每个学生至少要加入一个社团。无奈之下,顾洛夕只能选了个人数最少的品酒社团来完成学校的指标。
 
品酒社,顾名思义,是教人怎么品味酒的,不过顾洛夕向来不会喝酒,也不喜喝酒,加入这个社团纯粹是为了完成指标。当初选这个社团,看重的就是顾洛夕单纯的以为这个社团里肯定都是一些嗜酒成瘾的壮汉,却不曾想品酒社的社长就是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孩儿。
 
女孩儿叫路雪漫,家里是生产各种酒类的供货商,所以从小对酒文化深有研究的路雪漫入学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求学校拨一个品酒的社团。在路雪漫无休无止的请求下,学校勉强同意了她的要求,品酒社终于在大一的下学期举办了起来。而我们的顾洛夕,正是加入社团的第一个勇士。
 
“你好,我是来面试品酒社的考核的,请问你是面试官吗”那天顾洛夕还特意打扮了一下,毕竟符合他要求的社团就这一个,他要是因为形象问题而被刷下去,那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只是第一眼看到面试官是个女的,顾洛夕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个感觉在之后得到了印证。
 
“对啊,同学,我是路雪漫,是品酒社的社长”路雪漫看着这个穿着整洁,阳光帅气的小伙子,第一眼感觉还是很棒的。
 
“额,社长,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不面试了,抱歉昂”顾洛夕有些呆傻的看着路雪漫,在听到社长二字的时候,顾洛夕第一感觉就是赶紧逃走。
 
“站住,你可是第一个来面试的,不许走”刚才声音还很甜美的路雪漫,瞬间变成了一个脾气火爆,有着御姐风范的女王,一句话喝住了正要离开的顾洛夕。
 
讪讪一笑,顾洛夕扭过头还想推脱一番,性格火爆的路雪漫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学校说了,我要是一个人也招不到,就不让我举办品酒社了,你忍心人家一个人被残忍的学校拒绝么”路雪漫眨了眨晶莹的眸子,一脸温柔的看着顾洛夕。
 
要是刚才没有经历过路雪漫的怒吼,顾洛夕恐怕还会为现在一副温柔表情的路雪漫着迷,只是那声河东狮吼,让顾洛夕清楚了眼前这漂亮的邻家女孩儿心里其实是个挥舞着皮鞭的女王。
 
不过顾洛夕最终还是加入了品酒社,一是确实没有符合他要求的社团,二嘛,他虽然不相信爱情,但是男人喜欢靠近女人,这是一条无法推翻的真理。
 
后来品酒社成功开办了起来,不过成员就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学校也因此扣除了路雪漫一大半的经费。不过家里有好几个酒厂的路雪漫开办一个品酒社,还是两个人组成的品酒社,自然是绰绰有余的。各种或珍惜名贵,或稀奇古怪,或平易近人的酒源源不断的出现在对酒一窍不知的顾洛夕面前,以前从不喝酒的顾洛夕竟然慢慢迷上了酒的味道,同时他迷上的,还有性格火爆却善良可爱的路雪漫。
 
两个人有事没事的就躲在社团的房子里喝酒,每天喝的不说酩酊大醉,却也迷迷糊糊,生活过的是轻松惬意,风格完全符合顾洛夕的要求。
 
但是时间久了,不光酒会让人上瘾,人也会让人上瘾,渐渐地,顾洛夕发现自己每天和路雪漫聚在一起喝酒已经成了习惯,而人一旦有了某个习惯,再想戒掉无疑是很难的。
 
路雪漫的想法大抵也是一样的,两个人喝多了就聊天,久而久之,两个人都感觉对方成了自己最了解的人,两个人就像知音一般,互诉着各自的衷肠。
 
最后提出交往的是路雪漫,顾洛夕毕竟对爱情没什么好感,这点路雪漫也是清楚的,所以这个性格直爽的姑娘决定主动去撕开两人之间属于友谊和爱情之间的那层已经很薄的纱网。
 
顾洛夕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同意。只是顾洛夕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两人正式交往后,反倒不能像之前那样,口无遮拦的说着自己心中的一切。顾洛夕的心里开始对路雪漫设防,整个人的态度也变得冷淡起来。
 
两人每天一聚的喝酒传统,变成了两天一聚、三天一聚,顾洛夕不再像以前那般,渴望着去和路雪漫聊天,骨子里对爱情冷漠的他,开始一点点的用冷漠折磨这个本该让他好好珍惜的女孩儿。
 
“今天不出去了昂,我有点累”
 
“嗷,好的吧,那你多休息会儿吧”
 
“嗯,那就这样吧,挂了昂”
 
……
 
两人从开始的有多少酒就聊多久天,变成现在这样说几句话就被顾洛夕挂断,路雪漫的心里是理解顾洛夕变化的原因的,只是那个女孩儿犯得贱为什么要让自己承受,最终,这个可怜的女孩儿终究是无法再承受这种整天冷淡的爱情。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路雪漫约出顾洛夕,流着泪提出了分手。
 
真到了分手的境地,顾洛夕的心才生出了一种疼痛感,那是一个自己曾经最喜爱的人即将离开自己时,来自潜意识层次的不舍和难过。只是最终,顾洛夕没有选择挽留,在雨越下越大的夜幕下,两个脆弱的背影越拉越长,最后走向了两个截然相反的地方。
 
4.
 
终是洛夕负了卿,你是恩赐也是劫。
 
顾洛夕最糟糕的时光里,却遇到了他本该珍惜一生的那个女孩儿。只是最终,他负了她。……
 
舞池中央,顾洛夕晃动着的脑袋终于停了下来,他发现越是摇晃,某些情景就越发清晰,顾洛夕此时早已泪流满面,高脚杯里的酒也随着身体的晃动,洒出去一大半。轻轻抹去眼泪,顾洛夕淡淡一笑,仰头饮下剩下的酒。
 
“你的婚礼,我怎么能不去呢,这最好的那杯酒,我可是等了好多年了”傻笑着喃喃一句,顾洛夕转身离开酒吧。
 
路雪漫所在的城市离顾洛夕所在的城市相隔差不多300公里,明天再去的话肯定来不及了,所以顾洛夕只能选择连夜去。
 
夜很深了,所幸没碰到查酒驾的,顾洛夕现在的表情很冷峻,眸子里却不断往下落。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快速行驶,两边的夜景随着车子的快速移动,变得模糊而混乱。经过四个小时的连夜奔波,顾洛夕终于在黎明将至的时候来到了路雪漫所在的城市。
 
停下车,掏出手机,看着上面那条还在的信息,顾洛夕惨然一笑,打开短信发了一条信息。
 
“那杯好酒一定要给我留着,我来了”
 
路雪漫的家顾洛夕大概是记得的,她家的那个酒厂两个人曾经一起参观过,当时两人还拿了几瓶最好的喝了个酩酊大醉。
 
根据脑子里的记忆,顾洛夕终于到了路雪漫的家,第一眼,他便看见了穿着一身白色婚纱,看上去那样好看的路雪漫。两人分手后的第一次相见,便是在这样的情境下。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两人同时开口,随后便相视一笑,眸子里皆隐藏了那抹悲伤。
 
“进来吧,没想到你真来了,一夜没睡吧”路雪漫笑道。
 
“不进去了,有酒吗?白的”顾洛夕也笑着道。
 
路雪漫没理解顾洛夕要干什么,但还是拿了一瓶酒过来。顾洛夕接过酒,给路雪漫倒了一杯,然后自己拿着瓶子在上面碰了一下,仰头便开始喝。
 
大约过了三分钟,这瓶品质上佳,口感苦涩的白酒,被顾洛夕一口气喝了下去,一旁的路雪漫开始没有理解顾洛夕到底要干什么,现在看到他喝完这瓶酒便也懂了他的意思。过程中,她没有阻止顾洛夕疯狂的举动,只是眼神复杂的把那杯他倒给自己的白酒一饮而尽。
 
气氛变得有些凝重,却只是两人之间,其他人只是充当莫名其妙的看客,看着两人这种疯狂的喝酒方式。
 
“我这辈子,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看着你嫁出去,然后祝你余生幸福,可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也是这件事,所以,抱歉了”胃部像是有一把刀子在肆虐,尚存一点意识的顾洛夕看着眼中带泪的路雪漫,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说了一段有些虐心的话,便轰然倒在地上。
 
……
 
余生,我们只能选择错过。我们在不该相遇的时间,遇到了应该遇到的人。这辈子不能选择得到你,便不会忍心亲眼看着失去你。
 
我们,终究还是输给了时间、输给了这该死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