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阳光温柔的撒在我的脸上,似婴儿温柔的手抚摸着我

2018-03-19 22:51:37 杭州在线
原标题:收集癖
作者 小牙Jyy
 
 
                      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的眼睛里含着我的宿命。你不知道啊!无论是杨柳垂堤,还是烟雨竹林,都比不上你的眼波流转。
 
                                                  —    何陌杳
 
     
 
                                    一
 
    明天我终于要和清欢结婚了,我好开心啊!我追求了8年的女孩终于成了我的妻子。晚上我一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清欢的模样,我感觉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抱着软滑的蚕丝被,摸着滑顺的丝绸被单,心里的幸福都要溢出来了。这些都是我亲自为清欢选的呀,我想让清欢知道我的心意,许是我太过兴奋了,还被售货员打趣呢!现在,我感觉自己的每个细胞,每个血管都变成了粉红色的泡泡,我的心“怦怦”直跳,就像只受惊的小兔子。我真怕自己幸福的晕过去。我强迫自己睡一会儿,就算再梦中我也被笑醒了几次。清欢,明天她将成为我的妻,我一辈子要去守护和爱护的人啊。
 
      天还未亮我就起床了,快速收拾好一切之后,我就在急吼吼的安排列车队去接我的新娘。陈妈看我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捂着嘴直偷笑:“我的陌杳少爷呀,你可安稳会儿吧,都要结婚了,还傻兮兮的,这要是被清欢小姐看到了,非取笑你不可。”我一听灿灿的红了脸,坐在了沙发上,眼睛偷瞄着钟表。终于敲响8点的钟了,我飞也似的拿着钥匙出了门,后面传来陈妈的声音:“陌杳,你小心点呀!”好容易开车来到了白家,路上由于兴奋还差点被撞了,不过这都不影响我的好心情。现在我只想跑到清欢家,娶清欢进门。我刚踏进白家,就看见了清欢的爸妈威严的坐在中堂椅上。我进去后,用我一贯温柔的声音说:“伯父,伯母好,我过来接清欢。”
 
“陌杳来了呀,快进来,沅夕,不,看我这嘴,我是说清欢呀,在屋子里呢,这丫头,哎,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我看着伯母欲言又止的模样 一步跨进了化妆间。我进去之后看到清欢背着我坐着,她身披洁白的婚纱,收腰款式的纱裙衬的她的腰身盈盈一握,白色的流苏裙拖曳在地,上面点钻着耀眼的珠子,使得她整个人仿若飘落人间的仙子。我看着她迷人的后背,心里一阵自豪,这就是我未来的妻子呀。听见我的声音,她单薄的身子轻轻的颤抖着,我忍不住走过去轻轻地握住她的洁白的手。她的手指那么细长,我忽然觉得她的手指吃起来一定很甜,就像最美味的巧克力。在我握住她的手时,她转过头看向我的时候,突然面色一冷:“哼,何陌杳,你还有脸过来,你害得我和阳明分手,设计陷害我弟弟,让他背上巨额债款,现在,现在你竟然用这个要挟我和你结婚,你真是卑鄙,你就是个无耻的小人。本以为你是阳明的好朋友,但现在你却害得他有家不能回。何陌杳,我怎么之前就没有发现你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人呢?”我看着她的面色爬满了泪水,我的心理一阵抽痛,我用力的抱紧她,悲伤的说:“清欢,别闹了,嫁给我,好吗?你答应过我了,难道你真的想让你弟弟过着亡命天涯的日子?你真的想让王阳明这一辈子都变成废人吗?清欢,我爱你,嫁给我吧,嫁给我,他们都有希望的。好吗?”我看着清欢在悲痛下闭上了眼睛,看着她痛苦的模样,我忍住心痛细细的吻去了她的眼泪。我爱清欢,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我更爱她,为了她,我从一个父母双亡,籍籍无名的人变成了现在海滨市最大的日化品公司总裁。没有人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忍受的质疑、奚落甚至侮辱我都不在乎,可是看着白清欢和王阳明在一起出出入入,眉目传情,我就心痛的要命。每次看到他俩在一起,我脑中总有一个声音再喊:“杀了他,杀了他。”可是我怕我怕我冲动之下杀了王阳明,那么清欢会怪我的吧?要是清欢怪我,那我就真的要伤心死了。清欢是我的,无论是生还是死。我承认,为了接近白清欢,我做了很对过分的事情,可是那也是他们罪有应得呀,白沅潇嗜赌如命,王阳明好色成性,这些清欢那么单纯怎么会知道呀?我又怎么舍得告诉清欢让她伤心呢?所以呐,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清欢远离这些蛀虫,只有这样,我的清欢才不会收到伤害,我的清欢才能快快乐乐的生活,至于骂名?呵呵,我何陌杳从社会的底层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我会怕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吗?反正不管如何,清欢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妻,以后就让我照顾她,就让我为她搭建一个美好的世界吧!她就应该像个公主一样生活在城堡里。清欢,我何陌杳发誓,我在一天,就会护你一天,即使我不在了,你也会踏着我的尸体活得安安稳稳。清欢,请你相信,我爱你,很爱很爱。
 
                                二
 
        白清欢看着眼前展露笑意的王阳明,她的心情说不忐忑是假的,她拿着王阳明给她的包装袋,偷偷的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才将这个袋子装到了包里,她心惊胆颤的说:“阳明,没事吧?会不会被抓住?”王阳明一拍胸口说:“放心吧,保证没问题,你想想,他迟早会发现咱们的事情,那个时候,什么都会曝光的。再说,你现在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你还怕什么呢?等到他一死,咱们的孩子上位了,你就是名义上的董事长,那么你的好日子就来了,咱再也不会怕这怕那了。既然都已经到这一步了,为什么不永绝后患呢?”白清欢想来想去,最终步伐坚定的走了。晚上何陌杳再床笫之间的表现既粗暴又蛮横。还逼着她叫“哥哥,哥哥。”她无奈,即使是照做,依然惹来他的不满,他狠狠地进入自己,嘴里一直嘟囔着:“不像,怎么叫都不像呢。”甚至自己还没有感觉他就披着衣服离去了。白清欢心理有一丝的愤怒,还有一点自己也未察觉的嫉妒,她知道,何陌杳不爱她,他爱的只是自己的这张脸。她披散着头发,光着身子坐了起来,端起一杯红酒,眼睛触到包上,若有所思。虽说她和何陌杳已经结婚三年了,她也已经从刚开始的厌恶慢慢融化在何陌杳无微不至的柔情里,她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耐心的男人,她在厌恶他的同时却又享受着他对自己的爱和包容,甚至她想彻底的拥有他。女人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生物吧,厌恶一个人的同时又希望对方完全的注意自己,或许这样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吧。
 
      最初的时候,她厌恶何陌杳,她通过和王阳明通奸来激怒何陌杳,希望他伤心痛苦。可是随着何陌杳对他越来越好,她竟然有了丝丝愧疚,就在他想要结束和王阳明的关系的时候,却发现何陌杳竟然找人监视自己。她无论如何也不懂,既然这个男人知道她出轨了,不应该对她破口大骂或者大打出手吗?可是他竟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对她甚至比以往更好了。白清欢变得多疑起来,她越来越捉摸不透何陌杳再想什么,她每天活在恐惧之中,人对于未知的和超越常理解释的事物都有本能的排斥和恐惧。她现在就活在这种恐惧之中,有时候,面对深情望着他的何陌杳,她真想摊开了说,可是她又怕摊开之后,自己一无所得,现在的富贵人生随烟化去。她舍不得呀,于是她决定先下手为强。她计划好了一切,就等着今晚给何陌杳最致命的一击。等到何陌杳死了,她也就解脱了。就算警察最后发现什么,也和她没有关系,因为所有的东西她都没有经手,就算查也会查到王阳明的头上去,她真庆幸,何陌杳和她没有闹僵,他们依然是邻居口中的模范夫妻。她只要静静地看着何陌杳发疯就好了。今晚是他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该结束了吧?
 
       
 
                                  三
 
        今天是我和清欢第三周年的结婚日,我想这会清欢已经收到我订的999朵山茶花了吧!别问我为什么不送玫瑰,像清欢这样高洁善良的人,唯有山茶才配的上,况且我知道清欢最喜欢的花就是山茶了。结婚这三年来,我感觉自己每天飘在云端,精神尤其亢奋,平时每天烦躁的工作现在做起来得心应手,接连做了几个大单,生意更是日日蒸上,也可能是前期工作太忙了,最近老是易暴易躁。身边的人都说我结婚后,好脾气都留给了清欢。哼,他们怎么会知道,如果说生活是一杯白开水的话,那么清欢就是加在水里的蜂蜜。当我横着歌踏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家里的时候,果然看见清欢将这999朵山茶花洒满了床铺,难道待会儿清欢想和我再这张洒满鲜花的床上翻云覆雨吗?我忍耐着心底的燥热,缓缓的走向清欢。
 
“老婆,三周年纪念日快乐!”我微笑着像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一个丝绒的盒子放在了老婆的手里。但老婆只是淡淡的看了看,说“谢谢。”然后随手将它放在桌子上了,我有些失落,但看到妻子的笑颜,只能想着待会再让她打开吧。这可是路易威登限量版的钻石项链呀,不过她迟早会打开的,那时候再享受她的开心和激动也别有一番风味呀。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妻子伸出手牵着我坐在了豪华的大理石桌面的凳子上。看着妻子含笑的双眼,我有点晕晕乎乎的,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妻子的侧影。尽管已经结婚三年了,妻子也已经30岁了,可依旧灵动如少女,洁白的抹胸丝绸长裙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她转身离开的时候,丝绸睡衣轻轻地滑过我的脸颊和手腕,撩拨的我的心里痒痒的。我真想就这样化身为狼扑倒我心爱的妻子,可是一想到妻子那么温柔,那么单纯肯定受不了我这孟浪的行为,所以我堪堪忍住了,我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妻子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拐弯处,我低垂下了头,拿出手机,发送了一条信息。
 
    很快妻子就拿出了两个高脚杯,杯里到满了红色的液体。妻子用最诱惑的姿势拿着高脚杯举到了我的面前,我看着妻子那艳丽的红唇,仰头喝下了那杯红酒,我的小腹处突然窜起一阵热流。我一把握紧妻子的手,将她揽在怀里,却不想妻子似一条鱼一样滑了出来,站在远处对我说:“别急呀,好戏还在后头呢,来,看看这是什么?”我好奇的看了一眼,却发现是我和私家侦探秘密会面的场景,我有点恍惚,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话,妻子看到我这样子,嘲讽的披好外套,居高临下的说:“呵呵,何陌淼,没有想到吧?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我和王阳明的事情了?对,我出轨了,而且每次都在你不在家的时候,阳明就和我在这张大床上翻云覆雨。你不知道呀,阳明可比你强多了,我最喜欢他紧紧的抱着我,亲吻我的全身,这样就可以覆盖你留在我身上的印记。你知不知道,每次你和我做完之后,我就恶心的想吐,我洗澡洗到皮都搓破了。”我有点心惊,静静地看着妻子扭曲变形的脸,这张脸可真丑,一点也不像清欢的脸,我还在发呆的时候,妻子又说:“他的体贴,温柔和帅气,让我再次坠入了爱河,你不知道呀,每次你刚走,他就会进来为我轻轻地洗去你留下的味道。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发现了,还找人去调查我,你知道了,是吧?为什么你不说?为什么你要这么一直吊着我?你知不知道呀,我怀了阳明的孩子,你要是不死,我们母子会死的。你明白吗?”我看着妻子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听着她悲鸣的哭诉,我的眼泪不自觉的留下来,我动情的说:“清欢,别害怕,我在你身边呀,我知道你出轨了,我不在乎,我一点都不在乎,只要你不和我离婚,我还愿意这样和你在一辈子,清欢,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重新来过?呵呵,亏你说的出口,陌杳,其实我也想过和王阳明断了关系,和你重新来的,可是我做不到呀,每次我看到你都战战兢兢,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怕你揭穿这一切,我好怕,我每天活在噩梦之中,万一你那天要是揭穿了,和我离了婚,那么我该怎么办?我没工作,没存款,弟弟不争气,爸爸妈妈在我结婚之后就与你达成协议抛弃了我。我现在这样,都是你造成的,后来你对我好,我是真的爱过你的,可是你却将我当做别人的替身,我怎能不恨?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如果你死了呢?你死了之后,我是不是就不用担惊受怕,我是不是就不用每天活在恐惧之中?”我看着已然疯狂的白清欢,心底一片悲痛,我可怜的清欢竟然这么痛苦,而我竟然不知道,我一直以为自己将她禁锢起来是为了她好,看来我错了呀,“清欢,清欢对不起,我太自私了,是我害了你,清欢原谅我吧,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我吻着妻子的手,希望她能回心转意,可是她却冷冷的甩开了我的手,用悲痛的身音说:“回不去了,这一年了,我一直找机会在你身上下药,有时在香水上,有时在茶水里,有时在红酒里。你刚才喝的那杯酒就是最后一副药了,这药最开始会让你精神亢奋,接着就是情绪低落暴躁,当喝下最后一剂药时候就会全身麻木,死因极度类似心肌梗塞,这样正好,等到你死了,新闻就会写明《著名企业家何陌杳因心肌梗塞不幸离世》。陌杳,对不起,我也不想你死的,虽然你把我当做别人,可是曾经你也热烈的爱过我不是吗?既然你曾经那么为了我好,那么你去死好不好?”我听完妻子的话,竟然真的感觉浑身僵硬,心脏跳动极快,似是受不了胸腔的束缚要逃脱出来一样,我看着妻子美丽的笑容,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在我完全失去意识前我使劲的拉着她的手,说:“清欢,清欢,我爱你...”说完我就完全失去了意识,一点没有看到妻子痛苦的神色和警察破门而入的声音。
 
      四
 
        当我再次坐在警察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了,至于我为什么没有死,警方也很迷惑,最后归结于:身体素质强壮以及老天的保佑。我听完警察的话后,摸了摸袖口,绅士的站起身来和警察告辞。出了警局后。我拿出手机:“喂,小尧吗?这次干的不错,嗯,将白沅夕送到实验室吧,我想再看她最后一眼。”挂了电话之后,我随口哼起了歌,不禁想到了警察的话。“哼,幸运儿吗?若不是我早就知道那个贱女人竟然背着我做了那么多事,我怎么会成为别人口中的幸运儿?那个贱女人竟然妄想取代清欢再我心中的地位,要不是她那么像清欢,她早就死了100遍了。即使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爱上她了,我遇见过这么多女人,但唯独她,也只有她长得那样像清欢。清欢呀,我最爱的人呀,最初的时候,白沅夕的倔强,她的眼神,她的动作,一切都那么令我着迷,为了得到她,我设计使王阳明那个色鬼远走他乡,使白沅潇背债千万,而我以债主为借口得到了白沅夕,并且让她家人和她断绝关系。本来只要她安安静静的做她何家少奶奶,做清欢的替身,那么我一切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那个贱人竟然通过和王阳明通奸来谋害我。我的清欢怎么会那样对我?只有那个贱女人才会背叛我。她以为她的计划万无一失吗?她以为她的演技很好吗?我何陌淼纵横商场15年,什么人没有见过,她以为她的那几句情话,几滴眼泪可以骗过我吗?她让王阳明买通私家侦探,让我得知她和王阳明的奸情,这样我由于怒火攻心,会变得越来越暴躁,甚至不定时休克。原本他们就想试探我到底有没有中毒,可惜人算不及天算呀,当我真的因为中毒而送进医院的时候,主治大夫竟然是我的朋友,要不是她发现问题,或许我还真没有这么快发现这对狗男女的计策呢。真可惜呀!
 
      后来我抓住王阳明一顿威逼利诱,这个怂包真的就去警局告密了,而正好,我的手机在和白沅夕争执过程掉落的时候好巧不巧的点开了录音功能,这样在世人口中我依然是那个一往情深,风度翩翩的何陌杳。就算妻子要杀自己,依然以德报怨,担保下妻子,认为妻子只是魔怔了,并将她带到精神病院进行治疗。呵呵。”
 
      当白沅夕被拉到房间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崩溃的,她竟然发现这个墙壁上贴满了她的画,不,这不是她,她的眼角没有痣,而照片上的女子却有着那惑人的泪痣,她知道了,这个女子和何陌杳钱包里的那张照片一模一样。这个女人就是何陌杳爱而不得的人!而当她看到何陌杳手里拿着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把玩的时候,她突然怕的要命,她强忍着自己瑟瑟发抖色身体,颤抖着说“何陌杳,你这个变态,你想干什么?”“不干什么,就是借你的皮用一下,本来我是没打算杀你的,可是你却踩了我的底线,你带着清欢的脸,却做着恶心的事情,你怎么配拥有这张脸?我的清欢那么善良,那么单纯,而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还是把皮割下来吧!”白沅夕的瞳孔越来越大,却只能无力挣扎着,她看着眼前越靠越近拿着针管的何陌杳,昏死了过去。
 
                        五
 
    何清欢是我的妹妹,哦,不是亲妹妹,是爸妈的养女。她比我小2岁,我10岁的时候她来到我家的。小时候,我不懂,父母为什么老是争吵。我只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很讨厌她,我恨她抢走爸爸妈妈一半的关注。我总是在爸妈不在的时候欺负她,不给她饭吃,甚至故意将她一个人扔在流浪狗出没的草垛里,后来我受不了内心的煎熬回去找她的时候竟然发现她被一只老黄狗护在怀里,看到我的时候,她竟然蹒跚的跑过来张开大大的嘴巴对着我笑,甜甜的喊我“哥哥,哥哥。”我的心忽然就软的一塌糊涂,父母常年不在家,我在村子里是有名的混大王,那时候,父母都不怎么管我们,于是小小的清欢从小就跟在我后面,用她那甜甜的声音叫着“哥哥,哥哥...”我们就这样相携长大。 那真是一段快乐的日子呢,虽然过得清苦,但至少,我们都是幸福的。 清欢学习成绩好,上了市里最好的大学,而我由于无心读书,辍学在家打工,可是都让我们没有意料到的是,由于从小相依为命的原因,习惯了对方再自己的生命中,我们竟然暗生情愫了。我爱上了自己的妹妹,而聪颖的妹妹自然也知道我的心思,她有意或者无意的靠近我。那时候,年少轻狂,在一个雷雨之夜,我和妹妹发生了关系。虽然我和妹妹都很害怕,但是自从那晚之后,我们的关系明显更进了一步。每当妹妹躺在我的怀里,我都要幸福的死过去了。但好景不长,我们的事情被爸妈发现了,他们知道后很是生气,爸爸甚至气的卧病在床,不到三个月就过世了 ,而母亲在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后,也追随着父亲而去。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妹妹是爸爸的私生女儿,而我和妹妹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妹妹受不了这个打击,羞愧的跑到河边跳河自尽。”我安葬了妹妹后,带着对家人的愧疚和赎罪一个人踏上了异乡。后来我认识了白沅夕,她的一颦一笑,都像极了妹妹,为了得到她,我在她身边整整潜伏了8年,慢慢的有了现在这个地位,也有了追求她的资本,我给她写各种各样的情诗,她却都浑不在意。最后我没法利用了最卑鄙的手法终于得到了她,并改了她的名字,清欢,这样我才觉得那一瞬间清欢真的活过来了。可是得到后我却发现她和妹妹相差那么远,她们的性格南辕北辙,而我对她的爱也在慢慢耗尽。尤其在和我欢爱的时候她叫出来的“哥哥”更是让我恶心,我越发的想念清欢。我慢慢知道了,这个世界谁也代替不了清欢。在我和白沅夕相处的三年里,我没有一天不感到腻味,每次我看到她,我就厌恶这张明明长得像清欢却不是清欢的脸,而我又不能主动提出离婚,我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一只贪婪的蛇,除非我抓到把柄,否则只会引来一身骚...
 
          我手里把玩白沅夕的那张精致脸皮,坐在我的高级轿车上,听着舒缓的音乐,看着外面匆匆而过的绿色的树叶,阳光温柔的撒在我的脸上,似婴儿温柔的手抚摸着我,想到刚才那位对自己抛媚眼的护士,嗯,不错,她的嘴巴和清欢的一样,看来我又得下一番功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