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对手也可以是很好的朋友

2017-12-06 20:11:14 杭州在线
原标题:琅琊令之飞刀 | 陆小凤,你的灵犀一指接得住小李飞刀吗?
作者 子夜晨星
 
1
 
司空摘星已经连续跑了三十里。
 
他本来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飞贼,一身轻身功夫比起陆小凤来也是不遑多让。
 
他不记得上一次被人这么连续追了三十里是什么时候了,他实在不知道这个江湖上,除了他那个已经见了阎王的死鬼师傅,谁还能在轻功上面让他这么狼狈。
 
后面那个人一身青色的长袍有些发旧。他眸子清亮,脸上带着病容,时不时咳嗽一声,脚下却一点也不耽搁,足尖一点,就奔出数丈。
 
司空摘星回头望了一眼,那人如影随形,仿佛在故意显露自己的轻功,始终保持着一段固定的距离,每当司空摘星运足了力气准备拉开,他也必定不疾不徐的跟上。
 
遇见那人的时候,司空摘星正在江南最好的酒楼喝酒,在最好的包厢里面喝江南最负盛名的“女儿红”。那人进来,不由分说,问司空摘星:“你知道陆小凤在哪儿吗?”
 
江湖上找陆小凤麻烦的人多了去了,他早就对此司空见惯。作为陆小凤为数不多的好友,司空摘星每年被人打听陆小凤行踪的时间,比自己吃饭的时间还要多。
 
可是此次,这人一脸病容,却眸光如剑,既不像寻仇,也不像是要切磋,却给人一种无比坚定的信心。
 
司空摘星拿出瓷碗,给那人斟了一碗酒,说道:“这么好的酒,正愁无人可分享。”
 
那人立于原地,淡淡说道:“我很久不喝酒了!”
 
司空摘星喝了一碗酒,满足的打了一个嗝,笑道:“好酒!我喝酒的时候,是不会说和陆小凤相关的事情的。”
 
那人默然不语,只是等司空摘星喝酒。
 
司空摘星一坛酒下肚,见那人仍在原地,摇了摇头,说:“喝完酒,我也不想说陆小凤的事情。”
 
那人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那我就只能给你两个选择了!”
 
“哦?”司空摘星挑了挑眉。
 
“一是你告诉我,二是我杀了你!”那人说话的声音很轻,整个包厢却瞬间被杀气包裹。
 
司空摘星脸色一变,脚底一滑,从窗子窜了出去。
 
司空摘星一路逃亡,那人便一路追赶。
 
一路奔袭三十余里,司空摘星体内真气空虚,不得以停了下来,他平复了一下真气,靠在一棵大树下面。那人也在一丈处停下,又咳嗽了几声,抬着眼望着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冷冷盯着那人,说道:“你究竟是谁?”
 
那人深处右手,作拈花状,寒光一闪,一把飞刀已经出现在手中。
 
这把飞刀朴实无华,任何一个打上三年铁的铁匠都能毫不费力的打出来。
 
可是司空摘星的目光却再也移不开了,他手一松,手里的二十四把飞镖尽数落在地上。
 
妙手空空司空摘星,除了轻功了得,手上的暗器功夫放眼江湖也是顶尖。但是,所有的暗器在这把飞刀面前,未免相形见绌。
 
世人都知道,小李飞刀一出,无人能躲。
 
司空摘星瘫软在树上,喃喃道:“原来是你……”
 
李寻欢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本就不愿意伤你,烦请相告陆小凤,正月初五,紫禁之巅,我候他前来一战!”
 
2
 
万梅山庄的梅花开的正艳,寒冬里刚下过一场雪,红色的梅花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宛如一团团燃烧着的火焰。
 
院子里的石桌上摆了一个碳炉,上面烫着一壶酒,西门吹雪一袭白衣,喝了一口酒,突然问陆小凤:“陆小凤,你的灵犀一指接得住小李飞刀吗?”
 
陆小凤一袭锦袍,披了一件黑色的披风,他摸了摸自己的两撇胡子,讪讪道:“全江湖的人都在好奇,你这个剑神什么时候也和凡夫俗子一样了?”
 
西门吹雪站起身,叹了一口气,仿佛刮起了一阵风,吹散了一朵梅花。他摇了摇头,低头道:“我不是好奇,我是担心你的性命!”
 
陆小凤自斟自饮,一连喝了三杯酒,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酒杯,稍微一用力,酒杯立刻破碎成大小相似的碎片。
 
这一手灵犀一指,是陆小凤的成名绝技,现在却成了他的追名符。
 
西门吹雪望了望桌子上的碎片,笑了笑:“你的灵犀一指又精进了,将力道控制的如此精妙。”
 
陆小凤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了片刻,苦笑道:“小李飞刀的大名,谁人不知?我这次,恐怕真的要死翘翘了。”
 
“我前些日子觉得功力精进,正想着打破壁垒,去别处看看,体悟剑道,却不曾想,李寻欢竟然先我一步,来此寻你了。”西门吹雪又坐下,替陆小凤斟了一杯酒。
 
陆小凤端起酒杯,却不着急喝,说道:“我们这方世界,本来各自生活,功力达到一定境界方能打破壁垒,自由穿行。”
 
“据说,李寻欢这些日子,穿行于各个世界,已经杀了楚留香和胡铁花,萧十一郎,甚至是自己的弟子叶开和好兄弟阿飞都没有放过。除了已经隐世的王怜花和沈浪,其余的人,差不多都被李寻欢杀了。”西门吹雪说着,闭上了眼睛,他本来想第一个去找阿飞,听说他剑法奇快,诡谲刁钻。
 
陆小凤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低头不语。
 
西门吹雪忽然一脸正色问他:“那日你是不是接住了叶孤城的‘天外飞仙’?”
 
陆小凤思索片刻,点了点头,说道:“九死一生,我赌他不会杀我,我赌赢了而已。”
 
西门吹雪点了点头,又说到:“你还曾经接住过我的一剑。”
 
“那次我央求你演戏而已,力求假死。”陆小凤笑笑,接着说,“我全力而为,却还是让你的剑刺入胸膛一寸,险些丧命。我知道,你给我面子,没有用全力!”
 
“不!”西门吹雪摇了摇头,“那次我用了全力!”
 
陆小凤脸色一变,想站起身来,却一阵晕眩,他直勾勾望着酒杯,又直挺挺倒下。
 
西门吹雪眼神落寞:“你能接住我的剑,却并无把握接住小李飞刀,我却想试试!”
 
3
 
正月初五,紫禁之巅。
 
李寻欢一袭青衫,有些破旧。他站在屋顶,宛如一把闪着寒光的飞刀。
 
忽而一剑西来,一袭白衣翩翩而来。
 
西门吹雪手持长剑,与李寻欢相对而立。
 
李寻欢叹了一口气,先开了口:“你来了。”
 
“我来了!”
 
“你本不该来的。”李寻欢摇了摇头。
 
“可是我却来了!”
 
“你为何而来?”
 
“你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
 
“我虽然知道你为何而来,但是你恐怕要失望了!”
 
“哦?”西门吹雪笑了笑,“为什么?”
 
“因为今日,我本来准备杀一个人,原来这个人是陆小凤,可是他没来,现在我决定杀了你。”
 
西门吹雪笑了,不过下一秒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不仅仅是笑容消失了,他眸色生寒,浑身的气息也变的无比冰冷。
 
比人更加冰冷的他手中的剑,长剑出鞘,寒光四起。他整个人就如一把绝世而出的剑,在月光下显得清冷,孤傲。
 
陆小凤说过,当西门吹雪手中有剑的时候,他就能掌控天地。
 
而此刻,剑就在西门吹雪手中。
 
一剑寒光,比天上的月亮还要明亮,剑气纵横,整片夜空下都被剑气裹挟着。
 
西门吹雪很自信,他的剑气寒入骨髓,他这一剑刺出,连空气都能破开。
 
这一剑极为朴实,任何一个学剑三年的孩童都能使出来,但是这平淡无奇的一招在西门吹雪手中使出,却蕴含着无尽的杀机。
 
一剑封喉,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招式,平平刺出,却带着一股绝无回头的气势。
 
可是,对面是李寻欢,他手上有一把令天下人都胆寒的小李飞刀。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这一次同样如此,西门吹雪还来不及反应,胸口已经多了一把飞刀。
 
朴实无华,却极为致命。
 
没人知道李寻欢的飞刀是什么时候发出的,也没人看清飞刀是如何插在西门吹雪的胸口的。
 
下一刻,西门吹雪长剑脱手,直挺挺跌了下去。
 
李寻欢咳嗽了几声,淡淡看了一眼围观的人,说道:“替我转告陆小凤,二月初二,武当山见!”
 
4
 
陆小凤最近很苦恼,苦恼的时候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
 
江湖上的人见过陆小凤苦恼模样的人很少,花满楼就是其中一位。
 
陆小凤知道西门吹雪败于李寻欢之手后,就来到了花满楼这里。
 
花满楼家里的酒,最近半个月被陆小凤喝的差不多了。
 
陆小凤并没有那么惧怕死亡,可是当西门吹雪的死讯传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花了好大一会才相信这个事实。
 
在他心里,西门吹雪从来都是一剑飘零,取别人性命,这世界上能杀死西门吹雪的人屈指可数,大多都和陆小凤有些交情。
 
可是偏偏从别的地方来了一个李寻欢,还一心想要杀了陆小凤,而且一出手就先杀了剑神西门吹雪。
 
最令陆小凤感到茫然的是,李寻欢杀人,似乎没有理由,没有目的,他就只是单纯的杀人而已。
 
花满楼推开房门,他永远都是那么从容淡定,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整个人就好似冬日的暖阳,隔老远都能感到一阵暖意。
 
陆小凤抬眼看了一眼花满楼,问道:“你家里还有酒吗?”
 
花满楼在他对面坐下,无可奈何摇了摇头,说道:“我家底殷实,却也经不住你这般喝酒,一般的酒你是不喝的,这些年珍藏的美酒,已经被你喝完了。”
 
“不好,这样不好!”陆小凤摇了摇头。
 
花满楼笑笑:“如果江湖上知道足智多谋的陆小凤变成了一个借酒浇愁的酒囊饭袋,你说他们会不会笑掉大牙?”
 
陆小凤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讪讪道:“也许会吧!”
 
花满楼忽而正色道:“你有没有想过李寻欢的目的?”
 
“想过!”陆小凤换了个坐姿,“可是没有想明白。”
 
“我却想明白了!”
 
“哦?”陆小凤双眼放光,来了兴致。
 
“其一,李寻欢此举不是为了切磋武艺,精进境界。”
 
陆小凤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没有听说李寻欢是一个武痴,而且如果是为了印证武艺,首先找的就应该是西门吹雪。”
 
“其二,李寻欢杀的都是名号最响的人。”
 
“叶开,楚留香和胡铁花,阿飞,萧十一郎,这些人的确都是他们各自世界里面的人杰。”陆小凤思索着,又问:“所以呢?”
 
花满楼低头笑笑,说道:“没有所以!”
 
“没有?”陆小凤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花满楼站起身来,说道:“所以,要陆小凤自己去探究。”
 
陆小凤哈哈大笑,喝完桌子上最后一杯酒,说道:“好,我自己去看看。”
 
5
 
二月初二,武当山顶,李寻欢已经等了很久了。
 
忽然一道身影闪过,陆小凤已经站在了李寻欢身后。
 
李寻欢并不回头,只是淡淡说道:“你终于来了!”
 
陆小凤挑了挑眉毛,说道:“我怕我再不来,你会杀光所有人。”
 
山顶风寒中,李寻欢肺里吸入一口凉气,咳嗽了几声,陆小凤望着单薄的背影,忽而有些心疼。
 
李寻欢咳完了,转过身子,满脸病容,他笑了笑,眸光散落,有些落寞,他说:“我本无杀人之心。”
 
“可是你却杀了人!”陆小凤直勾勾盯着李寻欢的眼睛。
 
李寻欢避过陆小凤的目光,望着脚下的云雾缭绕,说道:“如果有人绑走了你最心爱的女人,要挟你去杀人,你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谁?”陆小凤的心仿佛被人用手紧紧攫住,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能够威胁李寻欢?
 
“你听说过青龙会吗?”李寻欢仰天而望,神情漠然。
 
“青龙会?”陆小凤目光顿时凝住。
 
但凡是江湖中人,就不可能没有听说过青龙会。
 
青龙会,无人知何时、何地、何人统率、何时渗入江湖。
 
它似是从有江湖的那一日起,便存在于这个江湖之中。
 
它至神秘,至强大;它并不遵从所谓仁义道德,而是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它亦正亦邪,或者说,根本无法用正邪、善恶、黑白来度量它。
 
青龙会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个分坛,一年也正好有三百六十五天。
 
而且,青龙会最神秘的地方在于,没有人见过青龙会的全貌,也从来没有人见过青龙会的龙头老大。
 
光是一个分舵,三百六十五日其中的七月十五,就足以让整个江湖担惊受怕。
 
李寻欢望着陆小凤震惊的模样,笑了笑,说道:“他们绑走了诗音和龙小云,然后找到我,让我穿行于不同的世界,杀人。”
 
陆小凤说道:“所以,我今天必须死了?”
 
李寻欢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死了,林诗音和龙小云,我已经央人救出来了。”
 
“谁?”陆小凤觉得自己今天像个智障一般,他确实想不到谁能从青龙会救人出来。
 
“沈浪和王怜花。”
 
陆小凤笑笑,难怪,除了一代大侠沈浪和王怜花,谁还能从青龙会手中救人?
 
陆小凤又道:“既然获救,今日来此为何?”
 
李寻欢说道:“你可知二月二是什么日子?”
 
陆小凤脸色大变,说道:“难道?”
 
6
 
正说着,一声沉吟从天边传了过来。
 
二月二,龙抬头。
 
武当山是真武大帝的道场,灵气浓郁,据说有真龙盘踞。
 
一颗硕大的龙头从浓雾中显露出来,接着是数十丈长的身子在山峦中穿行。末了,青龙盘踞在半空,硕大的龙头对着李寻欢,说道:“李寻欢,你还不动手?”
 
李寻欢并不理会,转过头对陆小凤笑了笑,说道:“谁能想到,青龙会的龙头老大根本不是人,是一条真正的龙?”
 
青龙一声长吟,喝道:“你就不怕我杀了林诗音?”
 
李寻欢摇了摇头,说道:“你千算万算,没算到龙小云练了《怜花宝鉴》上面的武功,王怜花前辈凭着这一丝联系,能够找到他们。他早和沈浪大侠一起救了诗音和小云出来。”
 
“什么?”青龙一声怒吼。
 
“不仅如此,我们今日准备屠龙!”陆小凤摸了摸两撇胡子。
 
“你们?”青龙哈哈大笑,“就凭你们两人?”
 
“还有我?”西门吹雪一闪身,出现在山顶,“西门吹雪。”
 
“阿飞!”
 
“萧十一郎!”
 
“楚留香!”
 
“胡铁花!”
 
……
 
那些传言中被李寻欢杀死的人,一个个都生龙活虎的站在了青龙的面前。
 
叶开最后一个出现,他手里捏着一把飞刀,望着青龙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飞刀能杀人,也能救人?”
 
李寻欢对飞刀的控制已经臻至化境,能准确控制飞刀的力度,不差毫厘。
 
小李飞刀,之前出手都是一刀毙命,插在咽喉。此次却特意换了胸膛,每次飞刀入身体一寸,不差分毫。绝顶高手当即闭气凝神,恍如生机断绝,过了半刻,却能自己醒过来。
 
青龙大怒,张口吐出一道雷电打在山巅,顿时飞沙走石。
 
众人四散,运了轻功在半空站定。
 
西门吹雪一剑横空,剑光纵横,剑气挟裹着一片寒光,仿佛一道匹练,朝着青龙砍了过去。剑光交错,青龙身上闪过一丝火光,却劈不开皮肉。
 
阿飞见状,执剑在手,快如闪电,剑光一闪,已经到了青龙身前,一剑刺空,却依旧伤不了分毫。
 
萧十一郎割鹿刀在手,冲天而起,宛如一道流光,人刀合一,朝着青龙而去。割鹿刀一刀祭出,化作漫天刀影,青龙一摆身子,刀影应声而散。
 
楚留香和胡铁花联手,却始终近不了青龙的周身,只能在远处游走。
 
叶开飞刀在手,瞅准了机会,飞刀出手,快到几乎看不见影子,却堪堪停在了青龙的咽喉处,再不能深入分寸。
 
陆小凤在一旁瞧了瞧,笑道:“李寻欢,若破了他的金身,你可有把握取他性命?”
 
李寻欢点点头,说道:“可以!”
 
陆小凤说道:“好,看我捏住这蛟的七寸!”
 
陆小凤瞧出了端倪,所谓青龙,不过是一条蛟龙,蛟龙由蛇而来,终究是肉体凡胎,打蛇打七寸。
 
一干人等攻势不减,剑气充斥着整片天空,青龙在一片剑光中嘶吼着。
 
突然,一道人影如流星般,朝着青龙而去。
 
灵犀一指,除了能接得住天下兵器,暗器。
 
还是一门极为高深的点穴功夫。
 
打蛇打七寸,陆小凤瞅准了方位,灵犀一指,直指青龙七寸。
 
青龙七寸被制住,立时仰天长啸,妄图冲破这剑光交织的大网。
 
但是,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因为,李寻欢出手了。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一刀破空,没人看清飞刀的走势,却能准确的插入人的咽喉。
 
青龙也不例外,这一刀仿佛能破碎虚空,直直贯穿了他的咽喉。
 
青龙气机断绝,直挺挺倒在了群山之间。
 
7
 
青龙会的龙头老大死了,青龙会余孽一哄而散。
 
众人在万梅山庄聚在一起,对酒当歌。
 
西门吹雪忽然说道:“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陆小凤,你的灵犀一指,究竟能否接住小李飞刀。”
 
大家都停下酒杯,同时望着李寻欢和陆小凤。
 
李寻欢笑笑,说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
 
陆小凤无奈的摇了摇头,硬着头皮站起来,在院子里站定,说道:“来吧!”
 
一刀破空,李寻欢的飞刀,已经发了出去。
 
陆小凤挑了挑眉毛,四条眉毛一起动了起来,缓缓伸出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