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太过于心机的人总会作茧自缚的

2017-12-06 20:09:56 杭州在线
原标题:作茧
作者 沂水弦者
1胖子
 
现在是下午3点半,咖啡馆里人不多。柔美的音乐和浓郁的咖啡香味弥漫着整间咖啡馆。
 
一个男子独自斜坐在咖啡馆的一角,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时不时地望向咖啡馆门口。男子有三十多岁,西装革履,头发笔直锃亮,戴着墨镜。过了一会,进来一个胖子,脖子上挂着一条很粗的金项链,身穿背带西裤,大肚便便,两腿粗短,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胖子来到男子面前,也不打一声招呼,好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
 
男子摘下墨镜,抬手看看手表,对胖子道:“你晚了11分24秒。”
 
胖子脸上肥肉乱颤,并不理会男子带有责备口吻的话,歪着头,直愣愣地瞪着男子道:“你是谁啊?为什么约我在这里见面?。”
 
“我是谁,你不必管,”男子嘴角含笑,“关键是我知道你是谁!你姓李名达,海西省临江市人,1976年5月出生,今年41岁,工厂老板,资产有七千万。”
 
“你到底是谁,教我来干什么?”胖子站起身来,一脸惶恐和愤怒。
 
“不要激动,你先坐下。”男子向下摆手,微笑着说,“看来我说的不错?”
 
胖子站了一会,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盯着男子慢慢的坐回座位。
 
看着胖子一声不吭的样子,男子知道,他所言不差。
 
男子转身从背后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胖子,笑呵呵的说道:“你先看看这些照片,我再告诉你我是谁。”
 
胖子接过信封,从中抽出一张照片看了一眼,立马放回,左顾右盼了一番,面红耳赤地低声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
 
男子在椅子上挪动了下屁股,挺直腰背,两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翰,是一名侦探……”
 
李翰还没有说完,胖子打断问道:“侦探?那你调查我干什么?”
 
李翰微微一笑,“我当然不会无缘无故调查某一个人,除非有人给我钞票,雇佣我。”
 
“谁雇佣你的?”胖子又惊又疑。
 
“你的妻子,赵敏。”李翰回答。
 
“赵敏!”胖子咬牙切齿道,“好一个八婆。”
 
“你的妻子说,你们正在打一宗离婚官司,如果她能有你出轨的证据,便能够多分得一千万的财产。”
 
“你把这些告诉我有什么目的?”
 
“大家都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的。”李翰往椅子上一靠,双臂抱胸,翘起二郎腿。
 
“她给你多少钱?”
 
“如果我找到你出轨的证据,”李翰指指照片,“你妻子答应我,会给我50万作为报酬。”
 
“那好,我给你100万。”胖子一咬牙说道。
 
“痛快,我就喜欢你这种痛快的人。再说咱们都是男人,‘同胞’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李翰诡笑道。
 
2男子
 
李翰背靠椅子,两脚搭在前面的办公桌上,手里玩着手机。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李翰赶紧正襟危坐,说道:“请进。”
 
门被慢慢地推开,然后进来一个男人,男人身穿高领风衣,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男人把帽子和墨镜摘下,抬头四下张望。
 
李翰站起身来,伸手示意,“你好,先生,很高兴见到您,请这边坐。”男人点点头,走到李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男人年纪有五十多岁,或许将近六十岁了,头顶上的头发已经稀疏,几道深深的皱纹嵌在额头。
 
“先生贵姓?”李翰客气地问道。
 
“我姓赵,叫赵达。”
 
“你好,赵先生,您来到我的侦探事务所,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李翰满脸热情。
 
赵达开门见山道:“很简单,我想雇佣你去监视一个人。”赵达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到桌子上。
 
李翰拿起照片,看了一眼,眼皮跳了一下,他尽量平复自己加快的心跳,不让雇主看出自己内心的波动。照片上的人是一位漂亮的女人,一头靓丽乌黑沙宣短发,秀挺的琼鼻,大大的耳环,还有两片娇艳欲滴的红唇。身穿一件吊带连衣裙,身材曼妙纤细凹凸毕现,性感妩媚。但李翰心跳加快并不是因为照片上的女人漂亮。
 
他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心情总算平稳下来。
 
“她叫什么名字,跟你有什么关系?”李翰若无其事地问道。
 
“她叫张莉,是我的妻子。”
 
果然是她,李翰暗道。照片上的女人,李翰再熟悉不过。跟大学期间相比,她变得更加成熟妩媚了,也更有吸引力。想到曾经的恋人会嫁给这么一个糟老头子,李翰心里涩涩一笑。当初张莉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知道有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没想到你的爱人这么年轻漂亮。”
 
“呵呵,跟我相比的确年轻漂亮,”赵达微微一笑,“但是,难道你认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嫁给一个比她大二十多岁的男人是因为爱情?”
 
在当今社会,门第、年龄,甚至性别都已经不再是爱情无法跨越的障碍,但是想跨越这些障碍,也不简单,这需要很大的勇气,还有利益。
 
李翰佯装不解,“噢,那是为何?”
 
赵达哼了一声,轻蔑一笑,“当然是因为钱。不过我们签有婚前协议,离婚的话,她可以分得我一半的财产以及名下的房产等。但是,如果她婚内有出轨行为,在离婚时,她分文没有。”
 
“现在的确有很多这样的女人”李翰故作附和。
 
“我怀疑她有出轨行为,”赵达接着说,“这几年,她常常嫌弃我力不从心,我们两人的感情也日渐淡薄,隔三岔五因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而争吵,所以我打算离婚。但是我不想把自己苦心经营几十年的东西分给这个女人。”
 
“嗯,我理解。”李翰一顿,“那好,我们谈谈价格吧。”
 
“这样,只要你拿到她和其他男人鬼混的证据,我就给你100万的佣金。有了这笔钱,你可以好几年不用开张,好好的快活一番了。而我可也以不用分给她巨额的财产,安心离婚。我们两人各取所需皆大欢喜。”赵达笑着说道。
 
“好,我接受这个协议,一个月后等我的消息。“李翰收下赵达给他的资料,以及前期费用,一共五万,不多,但足够了。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赵达站起身来,冲李翰点头一笑。起身戴上帽子墨镜,转身离开。
 
3恋人
 
张莉是李翰的大学同学,两人还有一段浪荡不羁的恋爱。大学期间,每当新生入校,都会举行大一大二联谊会。大一新生刚进校园,难免有诸多不适应,联谊活动,可以给大一和大二的同学提供一个交流平台,帮助解决大一新生学习、生活等诸多方面的问题,使他们更好地适应大学的生活,熟悉新的环境。
 
当年,李翰是一名大二学生,张莉是一名大一新生。一个风趣帅气,一个年轻貌美,两人一见倾心,谈起了恋爱。两人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当时不知道羡煞多少人。大学期间轰轰烈烈,山盟海誓,毕业时,却发现如梦似幻。幸好,两人也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分手时没有那种哀怨伤感,生死离别的感觉,痛快分手。
 
那个赵达的住宅位于临江市的高档住宅区。这个小区位于浚河西岸,风景优美,价格当然也不菲。
 
李翰通过房屋中介,在赵达房子前面一栋楼租了一间房子,虽然不是正对张莉的房子,但也可以清楚的看清张莉家的客厅和卧室,非常适合监视。
 
赵达有两个儿子,当然不是张莉所出,都已近成家立业,所以,这间房子只有赵达和张莉两人居住。
 
他把望远镜架到窗户旁,把窗帘拉开一条缝,观察张莉。一晃十多年过去,没想到会以此种方式再次“相逢”,这会不会是老天给我二人的机缘呢?李翰暗忖。张莉还是那么漂亮,再次看到曾经的恋人,李翰心里不由得有些激动,心跳加快。
 
他的丈夫,也就是赵达,早上出门后,张莉便独自在家。虽然是一个人在家,张莉还是把妆化得漂漂亮亮。张莉在家的时候,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电视,看到好玩处,微微一笑,媚态横生,娇艳勾魂。
 
有时候,张莉会离开家去酒吧喝酒。这时候,李翰就会乔装打扮一番,然后尾随张莉去酒吧。貌美的张莉在吧台上一坐,自然像招蜂的花朵,引来许多过来搭讪的男人。看见张莉与别的男人把酒言欢的样子,李翰的心里竟然隐隐作痛,冒起一股无名火,想赶过去朝那个男人脸上来一拳。我这是吃醋了吗,李翰自嘲,想想这么多年,自己也谈过几个女朋友,可最后都已分手告终,是不是就是因为心底藏着某个人呢?
 
4流氓
 
这日,张莉照常在酒吧喝完酒回家,刚离开酒吧走到一条胡同里,三个流氓拦住了她。
 
“小姐,长得挺俊,要不要陪老子喝两杯再走。”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矮胖子说道。
 
张莉想绕开黄毛走过去,这时另外两个人赶了上来,围住张莉,一个瘦高个红头发的说道,“你这是干嘛去啊,怎么不搭理我们?”
 
一个扎着辫子的男子,抓住了张莉的胳膊,“就是,小姐,别走啊。”
 
“干什么,我要回家。”张莉甩开胳膊,想要挣脱。
 
“吆喝,没想到还有点脾气,我喜欢。”矮胖子也伸手过来。
 
这时,李翰冲过来,挡在张莉身前,推开矮胖子,怒吼一声,“滚。”
 
三个流氓哈哈大笑,“没想到还有人英雄救美。”三个人把李翰围了起来。
 
干侦探这行,自然要有一个好身板,一是跟踪监视本身也是件体力活,二来万一遇到一些麻烦事也好解决。李翰平时经常锻炼身体,抽空还练习几下跆拳道,所以三下五除二,就把三个流氓干翻在地。三人见李翰不好惹,爬将起来,骂骂咧咧屁滚尿流地跑了。
 
李翰转过头来,盯着张莉,“好久不见,还记的我吗?”
 
张莉见一个拥有帅气背影男子英雄救美,早已小鹿乱撞。男子赶跑流氓后,转身盯着她看,还说“好久不见”,蓦地发现对方竟是自己的大学恋人,一下子心猿意马起来。不过,张莉还是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说:“李翰,真的是你!好久不见。”
 
“要不要喝一杯?”李翰问道。
 
“好啊。”张莉爽快答道。
 
张莉跟李翰又来到酒吧。酒吧外阳光明媚,酒吧里却光线昏暗,李翰已经入酒吧,一时有些不适应。过了一会,等李翰适应了酒吧里的光线后,四下瞅了一瞅,跟张莉找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坐下,现在还不是酒吧的上客高峰,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角落里就更没有人了。
 
两人“初次”相逢,免不了寒暄叙旧。又一起吃了一顿饭,约好明天酒吧再见。
 
翌日,张莉精心打扮了一番,比昨天漂亮不少,让李翰血脉喷张。两人一个嬉皮笑脸,一个搔首弄姿,好似回到了大学时代。
 
突然张莉用手抵着头说:“我的头有些疼。”
 
“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李翰一脸关切的样子。
 
“不用,可能刚才喝的有些多,回家躺躺就好了。”
 
“既然这样,那我送你回家吧。”
 
“好的。”
 
李翰叫了一辆出租车,把张莉搀扶上车,自己也上车坐到了张莉旁边。张莉把头倚在李翰的肩膀上,李翰在张莉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车并没在张莉的小区门口停下,而是在一家宾馆门前。
 
张莉满脸疑惑,“不是送我回家吗?怎么到这儿了?”
 
李翰一脸无辜表情,“你睡着了,我又不知道你住哪,只好先临时带你来一个宾馆休息一下。”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又是曾经恋人,两人如干柴烈火般拥抱在了一起。激情过后,李翰躺在床上,搂着张莉的肩膀,回味刚才的巫山云雨。张莉枕在李翰的温热的胸膛上,摩挲着李翰的小腹大腿。
 
李翰翻身把张莉压在身下,吻了一口张莉,抬起头,盯着张莉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张莉两眼望着李翰。
 
“其实我是一名侦探。”
 
“侦探?”
 
“对,我是你丈夫雇佣来监视你是否出轨的。”
 
“那你还装作不知道我家在哪。”
 
李翰起身,把两个枕头摞在一起靠在床头,倚在上面坐好。张莉则躺在了李翰的大腿上,仰望李翰。
 
“你那个赵达丈夫打算跟你离婚,但又不想跟你分割财产,所以雇佣我监视你。他告诉我,你们签有婚前协议,如果你婚内出轨,离婚时,将分文没有,是这样吗?”
 
“嗯,我确实跟他签有这样的婚前协议。”张莉也坐了起来,“这个糟老头,已经不行了,我们正打算离婚。”
 
“那你的丈夫有没有你出轨的证据。”
 
“当然没有,我一直很小心。再说,如果有的话,他还会雇佣你吗?当然,除非你现在把咱俩的照片拍一张给那个糟老头。”张莉嗲嗲的说道,用手指在李翰的额头上攮了一下。
 
“怎么可能。”李翰把张莉搂过来,亲了一口,“既然这样咱们得计划计划了。”
 
“计划什么?”
 
“既然那个赵达要跟你离婚,那你就跟他离婚。”
 
“然后呢?”
 
“他没有你出轨的证据,你们离婚进行财产分割的话,你至少得到一亿元的财产。”
 
“有了这一亿元,咱们就吃喝不愁了。”
 
“对啊,到时候,咱们远走高飞,去一个好地方,好好享受以后的人生。”
 
“可恨这个糟老头,还想算计我,可惜他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咱俩不仅是老相识,还是老相好。”李翰洋洋自得道。
 
“他正是应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句话。”
 
“对了,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李翰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什么事?”
 
“你还记得调戏你的那几个小流氓吗?”
 
“当然记得,多亏你我才没有被欺侮”
 
“其实,那是我雇来的。”
 
“你真坏。”张莉说着握起小拳头,佯怒捶打李翰。
 
“我还要对你做更坏的事情呢!”李翰坏笑道,把张莉扑倒在床。
 
5结局
 
李翰并没有在事务所向赵达汇报自己的监视情况,而是把其约到了自己常去的那家咖啡馆。
 
赵达没有自己一个人来见李翰,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年轻男子戴着眼镜,手里拎着公文包,看起来斯斯文文。可能是赵达的律师吧,李翰猜测,心里自鸣得意,窃喜念叨:但恐怕这次要让你失望了。
 
“很抱歉,先生。”李翰满脸遗憾地说道,“我认为你的妻子应该是一个洁身自爱的人,这一个月来我并未发现她有任何不轨行为。”
 
“是吗?”赵达面带微笑,“没关系,幸好我做了双保险。”
 
“双保险?什么意思?”李翰不明所以,诧异问道。
 
“除了雇佣你外,我还雇佣了一名优秀的侦探,”赵达指了指坐在旁边的戴眼镜的男子,“他帮我发现了张莉出轨的证据。”
 
戴眼镜的男子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信封,递给李翰。李翰从信封中抽出一张照片,上面一男一女缱绻缠绵:他和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