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亚蒙强忍着泪水,扑向他的怀抱

2018-07-22 18:58:36 杭州在线
原标题:亚蒙
作者  _烟花三月
 
 
 
    (一)
 
冬天就要结束,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没有多少希望的春天。
 
亚蒙如是说。
 
“你在想什么?”我看向她坐在椅子上的背影,书页不停的在翻,突然间毫无防备的念出这句酸溜溜的话来。
 
“没什么啦,关灯睡觉吧。”她摁掉台灯,在黑暗中钻进我的被窝。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清晰,好像走出去就可以触手可及,事实上它确实离我们的小窗户很远,不一会就消失在山的另一边。
 
亚蒙翻过的书没有合上,又被风吹过了好几页。
 
 
    (二)
 
亚蒙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儿,她在所有孤独的日子里用力生活,健身、旅行、赚钱,不曾虚度时光。
 
唯一让我头疼的是她太过独立的的性格,我有多久没见过她谈恋爱了呢,两年或是三年,或者更久,我也曾试着说服他交个男朋友,二十五岁,已经是不小的年纪了。
 
“着什么急,我还小着呢,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这种时候我就只能送上我关切的白眼,她可能是想陪我一起单下去吧,可这并不使我感动。
 
就这样,恋爱的事情一直被敷衍到了二十六岁,就在我怀疑她的取向问题时,西纯出现了。
 
“是个帅的不得了的家伙,做项目也是一把好手,人嘛,也够温柔够他贴,完全符合的我标准。”亚蒙咬了一大口毛毛虫面包,大嚼特嚼。
 
我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放在肚子里吧,以后你就可以少操一样心了,开心吧,哈哈哈。”
 
我无奈地叹口气,她总是不太容易长大。
 
从亚蒙口里得知西纯是个完美的男人,作为她的上司兼男友,他可谓是极尽照顾了,其实不尽然,对于我来说,就算是西纯,也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
 
他们今晚约在一家餐厅吃晚餐,我被她连拉带扯陪她一起过来,我抱怨极了。
 
“我干嘛要来给你们当电灯泡,我脑子又没进水。”
 
“他确实要加班,晚一点才会过来,你这个做姐姐的就陪我一会嘛。”
 
我仍然极不情愿,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已经七点半了,我应该走了,他也不想看见一个大电灯泡吧?祝你们玩的开心,拜拜”
 
亚蒙也没有再挽留,任由我拉开玻璃门走下楼去。
 
虽然已经是晚上,七月半的火辣余温仍然铺天盖地,天色开始下沉,我低着头走出餐厅大门,不留神撞上了一位匆忙赶时间的衣着得体身姿挺拔的男人。
 
“抱歉小姐,你没事吧。”
 
我摇着头,试图把目光聚焦在那张熟悉的脸上,要来的总会来,即便不太应该。
 
“好久不见,西纯。”我保持着一贯得体的微笑。
 
他有两秒钟的惊讶,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一双眼睛波澜不惊。
 
“亚其,好久不见,你看起来还不错。”
 
“彼此。”我转身看了看楼上:“快上去吧,亚蒙在等你。”
 
西纯牵扯了一下嘴角便绕过我进去了。
 
我从来没跟亚蒙提起过,西纯是我相恋五年的初恋,四年前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了,就再也没有过联系。
 
最初听亚蒙说他们来了个新上司,叫季西纯,我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随后又听说两人发展成情侣关系,我并没有很伤心或者很嫉妒,毕竟事隔多年,就算还有点念念不忘,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应该烂于心底。
 
回望了一眼那家餐厅,二楼靠窗的位子已燃起摇曳的烛火,朦朦胧胧的跳动着,被夜色衬得漂亮极了。
 
“亲爱的,希望我没有让你等太久。”西纯边拉椅子边说。
 
“你确实有,怎么办吧。”亚蒙玩味的望着他帅气的脸庞。
 
“真是抱歉,我愿意自罚一杯来补过,不过迟到真的不是我愿意的,你明白吧亚蒙。”
 
她也不依不饶:“除非你想让我弄明白,否则我永远不可能明白。”
 
西纯露出成熟男人特有的笑容,站起来越过餐桌抬起她的下巴,俯下身吻了她许久,最后一记落在她光洁美丽的额头上,亚蒙立刻乖巧的笑了,这让她觉得自己是个被宠的小孩,可以自由进出他的世界。
 
晚餐结束后西纯送她回家,在车上沉默了好一阵。
 
“你和亚其一直住在一起?”
 
“快四年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姐的名字的。”
 
“……你提起过,不记得就算啦,没什么好重要的。”
 
“我姐姐是个很不错的人,她总是为我着想,为我操心。”
 
“她一直都是那样的人……”
 
西纯说的很小声,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是她没有再说话,一路沉默到自己家楼下。
 
两人相互亲吻道晚安后,他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亚蒙看着他远去的车,撩起被他揉皱的长发,甜蜜的笑了。
 
 
    (三)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眼皮一直在跳,让人很不安。
 
从浴室的小窗户看出去,外面一片漆黑,月亮也没有,星星也没有,大概是将近十二点左右,亚蒙还没有回来,她或许是在加班,或许是在和西纯约会,但我还是决定打电话问一问比较安心。
 
关掉哗哗流水的喷头,裹好浴巾,我拿起电话反倒亚蒙的号码,还没来得及按下拨号键,就想起一阵一阵敲门声,似乎很急躁。
 
“来啦来啦。”我边回应便小跑着去开门。
 
“你怎么这么晚……”
 
待我看清楚门外站的人,才发觉是西纯,而且只有他一个人。
 
“西纯?亚蒙呢,怎么没跟你一起。”
 
“她还没有回来吗?我以为她早就回来了,我……”他的语气里满是担忧,眼神里充满了自责。
 
我心里猛然跳动了一下:“出什么事了吗?”
 
西纯站在门口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他们今天下午因为工作的事大吵了一架,亚蒙扬言要跟他绝交,他没理会她小孩子的把戏,下班后就自己走了。
 
“我以为她在气头上,等过了就会好了,没想到给她打了几十个电话也没有接,你说她会去哪里?”
 
我呼口气放心了:“没事的,她明天就会好了。”
 
西纯有些生气,两只手不自主的扶上我的肩:“没事?她都不接电话了还没事!”
 
我被他一摇,浴巾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摇摇欲坠。
 
“你先别激动,我给亚蒙打个电话。”
 
我拨出去,觉得那头的铃声离我并不远,我抬起头穿过西纯望过去,亚蒙就站在电梯旁,用冰冷的目光瞪着我,很快又沿着楼梯往下跑。
 
“亚蒙!”我在惊慌中喊了她一声,她没有停下来。
 
西纯立刻追过去,边追变喊着亚蒙、亚蒙,我呆呆地站在门口许久,不知是否该追上去。
 
亚蒙还是跑不过西纯,很快就追上了她,他用很大力气抓着她的手臂,她吃痛叫了一声。
 
“你放开我!”
 
他没有放开手,任由她胡乱撒野。
 
“放开我!季西纯你听到没有,我叫你放开!”
 
“你不要白费力气了,除非你好好听我解释,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
 
“听你是怎么跟刘亚其搞在一起的吗?!”
 
“你够了!”
 
这一声让亚蒙吓了一跳,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西纯反应过来,立马把她拉进怀里,用力拥抱着,轻抚着她凌乱的长发,用温柔宠溺的语气,轻言细语解释给她听。
 
“亲爱的你误会了,我只是打不通你的电话,太担心你就过来找你,不是你想的那样。”
 
眼泪在她眼里打转:“可是你为什么摸她,而且你居然知道她的名字,我都没有告诉过你,你居然知道。”
 
西纯叹了口气,想要解释清楚这件事并不是容易的事,他试探着,想给她说明白。
 
“说来话长,我跟你姐的确认识,而且,交往过一段时间。”
 
亚蒙吃惊地抬起头,满脸不可置信:“什么?”
 
“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是吗,我现在全心全意爱你,根本没想别人。”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她挣扎了几下。
 
西纯拥抱着她的手臂更用力了,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
 
“你只需要明白我爱你就够了。”
 
亚蒙觉得一阵感动一阵恶心在她心里交替翻涌,他确定自己爱眼前这个男人,可又不确定应不应该去相信他。
 
她只好转开脸不去看那双炙热的眼睛,那好像一汪深深的湖水,只要跌进去就再也不可能爬上岸了,她不愿意被这双眼睛所束缚。
 
亚蒙又突然想起了亚其,她是否也曾陷于这汪湖水,也曾挣扎上岸呢?
 
“亚蒙?”
 
她深吸一口气:“我想冷静一段时间,不要找我。”
 
西纯看着她在黑夜里离去的身影,她走得如此那么缓慢,又寂寞又无助,他觉得被一股强烈的无助感所包围,一时竟不知所错。
 
 
    (四)
 
“我这阵子都不会原谅他。”
 
在灯红酒绿的酒吧,亚蒙端起一杯酒,对老友感慨完近来种种,又是一杯酒下肚。
 
“其实,我觉得季西纯是个挺不错的男人,别打我啊。”小爱说。
 
亚蒙给了老友一记大白眼,高声强调道:“莫小爱同志,你是我刘亚蒙的朋友,胳膊肘怎么能往外拐呢?”
 
“好啦好啦,我们去跳舞吧,把不开心的通通抛在脑后,顺便迎接一下你即将到来的二十七岁。”
 
“闭嘴!我有那么老吗。”亚蒙不太愿意提起年龄这回事,过生日就意味着她又老了一岁,而她觉得自己除了工作一无所有。
 
刚跳下吧台高高的旋转椅,电话就响了。
 
“喂,姐,在玩啦,晚点回来,嗯,拜拜。”
 
电话里是她不耐烦的声音,我摇摇头,摁掉电话,外面传来敲门声,他每天这个时间都准时来拜访。
 
“真不走运,亚蒙又不在家。”
 
“我可以进去坐坐吧。”
 
“当然。”
 
西纯坐在堆满衣服凌乱不堪的沙发上,不安的左右看看,好像在寻找什么。
 
“我想我已经说过她不在家了,没有忘记吧,喝水。”
 
“谢谢,我知道。”
 
“那你今天是来找我的?”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眉目纠结的拧成一团。
 
“亚其,她最近都不愿意和我讲话,我觉得很难熬,我希望……你能帮我劝一劝她,至少让她接电话。”
 
“我已经劝过不止一次了。”
 
“拜托。”
 
我平静的坐在他对面,做了两次深呼吸,有什么东西在心脏上撞了一下,又迅速跑开了,轻微的不易察觉。
 
“好。”
 
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念想了,不论是我还是这个男人,都希望如此。
 
西纯突然站起来笔直地走向我,眉眼已经舒展开了,嘴角还挂着丝丝微笑。
 
他说:“我还欠你一个拥抱。”
 
在他张开手臂之际,我扔了个抱枕,不偏不倚砸中他胸前。
 
“已经好了,你可以走了。”
 
西纯释怀的笑了:“谢谢你,亚其。”
 
 
    (五)
 
她的确回来的很晚,晚到我迷糊中不记得是两点还是三点,只听见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又啪一声关上了,亚蒙一身酒气倒在沙发上,汗水浸湿了太阳穴两边的头发。
 
我拍了拍她,没有醒。
 
“亚蒙?快起来洗个澡,床上去睡。”
 
温热的风吹进屋子里,她轻哼一声,换了个方向睡,从表情里看出她似乎不太舒服,我走过去关掉最后一丝故意打开的窗隙,又把空调调低了一度,然后在她身边轻轻坐下来。
 
“他今天又来找你了,这已经是连续两个礼拜零三天了,很执着啊,他真的非常爱你,非常在乎你。”
 
“你明白吧亚蒙,我是说,西纯是个值得你托付的人,以前的事情不值得再去提起,要紧的是你们两个人好好在一起。”
 
亚蒙动了动身体,张开的左手变成了半握拳,不过我没有看到。
 
“我祝福你们,真的。”
 
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从嘴角爬过,亚蒙睁开沉重的眼睛,伸出舌头尝了尝,才发觉那是自己的眼泪。
 
或许,她真的可以试着再敞开心扉。
 
 
    (六)
 
第二天早上她觉得头疼欲裂,眼皮也沉重的承受不起外面的阳光,于是她又缩回床上,摸索着被随意乱放的手机。
 
“我觉得你还是请个假比较好,你们的春天就要到了,好好去享受吧,晚上见,拜拜。”
 
“不用你说我也会啊……”她小声咕哝着。
 
亚蒙看着那串熟悉的号码,只犹豫了三秒就拨了过去,她已经有半个月没打过这个电话,没听过他除了工作之外的声音了,她突然很想听。
 
“喂,亚蒙吗。”西纯接的很快,他觉得很惊喜,但必须要压抑住冲动。
 
“是我,我是告诉你我今天不能上班了,我很不舒服,头要炸开了。”
 
“好,你在家好好休息,不要乱跑。”
 
她在电话这头撅起嘴巴,对于他刚刚的表现非常不满意,我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她居然都不说来看我?绝情的男人。
 
亚蒙仍开手机,痛殴了一顿眼前的枕头,但是这样的撒气方法并没多少用,还是生气,只好猛地翻身将整个身体捂在被子里,又睡了一觉。
 
 
    (七)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亚蒙正伸着懒腰,她以为是刚点的外卖到了,急忙跳下床去开门。
 
“居然这么快……”
 
拉开门后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外卖,而是手捧玫瑰的季西纯,亚蒙想关上门,却被他硬挤了进来。
 
“刚来就想赶我走,这可不太礼貌啊刘亚蒙小姐。”
 
“我还以为是我的外卖呢,没想到是你这个家伙。害我白开心一场。”她装作没好气的样子。
 
“好伤心,我居然比一顿饭还没地位。”
 
两人四目相对,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西纯放下玫瑰,张开自己宽阔坚实的手臂,温柔地看着她。
 
“我来看你了,亲爱的。”
 
亚蒙强忍着泪水,扑向他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