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人生如梦,几多牵肠,几多无望

2018-07-11 20:40:00 杭州在线
原标题:爱恨成殇
作者  能量思维
 
 
 
01
 
黑暗中的小辰维持这个僵硬坐姿已经很久了。眼前的电脑屏幕又暗了,她碰了下键盘,屏幕再次亮起。
 
“随便写什么都没有关系,不用管标点,不用管错别字,不用管是否通顺,不用听大脑指挥,把你心里的东西,通过文字直接流淌出来,……“刘老师说,“每个人都需要被看见,你要看见自己。尝试着跳出自己的身体,让另一个自己看着现实中的自己,关注她,以慈悲的心怀爱她,拥抱她。”
 
小辰知道自己有心理问题,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场好觉了,经常焦虑不安。前不久,她在“好心理”平台看到刘老师的专栏,他提出“通过写作疗愈自己”,一下子就拨动了小辰内心的那根弦,于是预约在今天见面。
 
刘老师是个和善的中年人,面对他会有一种放松和安心的感觉。第一次访谈,小辰还做不到放下所有防御,敞开心扉,只是简单说了下自己的情况:32岁,未婚,高管,丧父,以及现在的焦虑状态,希望能尽快摆脱失眠,放松身心!
 
刘老师温和地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她的声音很好听,但带着倨傲和冷意,还有那么一丝丝麻木,仿佛在做陈述报告。刘老师给小辰留了个作业,让她回去随心而写。
 
 
02
 
现在已经是深夜一点了,偶尔传来秋虫的呢喃声,给这个寂寥的夜晚带来一丝丝活气儿。小辰把手指按在键盘上,打下第一行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已经枯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小辰忽然想起刘老师说,可以跳出自我,通过称呼自己的名字,以旁观者的身份来写。屏幕上的字被她删除,“噼里啪啦……”键盘敲击声持续不断地响了起来,一个个字出现在屏幕上:“小辰已经发楞很久很久了,屏幕暗了又亮,亮了又暗,她不知道写什么。小辰是一个魔力机器人,不知疲倦地拼命工作。她财经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一家外企,从基层做起,抓住所有锻炼的机会,哪怕再苦再难再累。
 
小辰就像一株小草踩不死,压不跨。她主动打杂跑腿,主动参加各种培训和会议,主动承担着份外的工作。同事们都嘲笑她是个“博表现的异类”,他们并不知道,下班后的小辰,更忙碌,她拿到了一个又一个含金量极高的证书。她没有朋友,没有娱乐,没有爱好,她唯一做的就是学习,学习,不停歇地学习……。
 
小辰在“察言观色中,在会议和培训中,在工作中”实践着,在考证中获得理论知识,她就像一块海绵,学着“财务知识、风险管理、战略规划、项目评估、金融市场”,她可不想一辈子做个小财务,她要做CFO,要做公司金融方面帷幄全局的那个人。
 
键盘敲击声停了下来,小辰的心止不住地疼了起来。以旁观者的视角来写自己,忽然让她看到原来自己是那么不容易,那么艰辛,就算现在真的成了金字塔顶端的人,可是不被人关注,不被人爱护的她,就是一只孤独的可怜虫。
 
小辰站起身,走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抚摸着自己娇艳、麻木的脸庞,眼泪渐渐涌了出来。
 
眼泪带着一丝丝轻痒划过肌肤,“啪嗒”掉在台盆里,滑入下水道。14年来,那么多痛苦艰难的日子都没有哭过啊!原以为18岁的那场恸哭,已经把这辈子的泪都耗尽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自己可怜到哭,哈哈哈,真是笑话!往事在眼前翻飞,小辰在大笑中,泪水决堤般涌出。
 
 
03
 
小辰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她的父亲视她如珍如宝,她的任何愿望,父亲都会为她实现,虽然父亲很清瘦,但他就如大树般撑起一片天地,给她依赖和安全。尽管同学们经常欺负她,邻居们指指点点,背后议论她,说她的妈妈跟着野男人走了。但她有父亲无微不至的爱,足矣!
 
直到那一天,幸福戛然而止!
 
那本该是喜悦的一天啊,小辰收到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父亲打算买台笔记本电脑奖励小辰,然后再吃饭庆祝。
 
天气实在太热了,电脑城离家有点远,要换2部公交车。父亲说:“你别去了,天热,你在家吹吹空调,看看片子,等我回来。”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成了父亲与她诀别前的最后一句。
 
小辰惬意地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忠犬八公的故事》,感动着八公对主人的忠诚和爱,一边等着父亲开门说“我回来了”。没等到父亲的声音,却等来了电话铃声,当看到来电显示是父亲的手机号码时,小辰不假思索地按下接听键,没想到是父亲出车祸抢救无效的噩耗。早知道,她一定会慢一点再慢一点接听,让残酷事实晚一点再晚一点到来。
 
接下来的整个过程,小辰都是浑浑噩噩的,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慈爱的父亲永远离开了她,父亲为他撑起的那片天空已不在,再也没有人庇护她了,从此她的世界瞬间垮塌。
 
那天葬礼,小辰哭得几尽昏厥,她不仅仅哭逝去的父亲,也在哀悼远去的幸福。
 
从那天起,小辰再也没有流过泪,泪水有什么用,除了衬托出自己的悲惨和无能外,毫无意义,没有人再会怜惜和疼爱自己。
 
 
04
 
早上7点,小辰准点醒过来,虽然也只是睡了4、5个小时,但睡得很沉很香,以往小辰身体再累,她还是会失眠,每晚都要抱着熊熊抱枕才能勉强睡进入浅眠状态,昨晚哭累了,人放松下来,竟然倒头就睡着了。
 
多年来,太多的痛苦、难受、伤心、纠结、无措、自责,被伪装的坚强包裹着,昨天终于找到了缺口,宣泄而出。小辰看着镜中浮肿的眼皮,充满红血丝,却闪烁着那么一点点轻松和快乐的双眼,她用双臂拥抱着自己,感受着自己给自己的温暖和关怀,轻声说:亲爱的,我看到你了,你很坚强,我爱你。
 
简单洗漱,吃了早餐后,小辰就开车去上班了。
 
小辰如往常一样8点半就到了公司,大多数职员还没到,在公司里她一直是铁娘子的形象,她知道同事们在背后议论她这个老姑娘,雷厉风行、铁腕无情,还在背后送了个“慈禧太后”的绰号给她。
 
小辰无所谓,只要他们好好干活,拿出业绩出来,不给她添麻烦,随便他们在背后怎么骂她、损她,他们敢当面说吗?呵呵!借他们100个胆子都不敢,除非不想干了!小辰只对他有所谓。他叫纪恒,55岁,是公司的总经理。
 
他十年前还是清华大学的教授,研究的是芯片领域。学校跟他沟通了多次,让他出任芯华公司总经理,振兴国家的芯片产业,于是纪恒从一个学者转身成为一个企业的领头人。但多年做学问的态度,使得他不同于其他企业家大刀阔斧、高歌猛进的风格,他就是一个智慧、包容的长者。
 
纪恒有个独女,2年前在国外留学期间,不幸遇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对这个坚强的男人来说是致命的。从此他眼中的悲哀成为了永远挥之不去的风景,别人或许看不到,但小辰能看到,更能看懂,因为她曾经经历过。
 
虽然他的哀伤那么浓重,但他像个火种般,燃烧着,带领着大家前行。企业每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发展着,目前已在全国布局了5个生产基地,仍供不应求,订单已经排到了一年后。
 
纪恒对无父无母的小辰很照顾,尤其是女儿去世后。小辰在他身上越来越多地看到了父亲的身影,他如父亲般的宽厚和温暖,为了他,小辰愿意拼劲全力。
 
小辰经常自嘲,我是无父无母的。其实母亲曾经找过她,可是被她拒之门外。有什么理由,能让一个母亲抛弃小孩儿呢?她不想听借口,她恨她,这股恨经过那么多年,已经麻木,已经深埋,永远不想挖开。
 
 
05
 
小辰很美,气质尤佳,她经常要参加商务洽谈、研讨会、专题演讲、投融资会,作为金融专家,还是知乎的专栏作者,所以她有很多追求者,企业家、富二代、高管、学者、作家、甚至还有科学家,各个品种的男人都集齐了。
 
她也曾想过找个灵魂伴侣,让自己不那么孤独,可是每次满怀希望的约会,都是败兴而归。他们的言语乏味而又无趣,她就是他们眼中的女神,他们仰视她、恭维她、迎合她。可是小辰需要的是个能让她仰视、崇拜的英雄,她愿意卑微地匍匐在他的脚下,等待他的垂怜和爱宠。
 
“找不到自己爱的,找个爱自己的人。”小辰自问做不到,与其伤脑子、花精力,应付一个无感的人,远不如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或者为他做点什么,为他分担掉一点点压力,于她而言,都是极其快乐幸福的。
 
9点半有个重要会议,小辰提前5分钟就到了,与会者也陆陆续续进入会议室。9点半到了,可是对时间近乎严苛的纪恒还没到,他从不迟到,对迟到深恶痛绝,他说:“迟到就是浪费别人的生命。”
 
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15分钟过去了……
 
秘书小张慌慌张张地冲进会议室,“纪总,出车祸了,刚刚医院打来电话……”小辰只觉得心脏骤然被一双无情的大手撕扯开来,剧痛无比。她扶着桌子,勉强站起身,“带我去医院。”小辰哑着嗓子说。
 
小辰的心已经飞到纪恒身边,可是她的每一步都像走在棉花堆里,抬腿,走一步,再抬腿,再走一步,每一步都是软的,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
 
很多杂音在耳边嘁嘁喳喳,喧闹异常,她的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声音:求你,不要抛下我,不要留我一个人,求你!
 
当她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被告知正在手术中,小辰瘫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焦灼地等待手术结束。小辰看着秘书小张匆匆走来,他刚刚去跟交警和接诊护士了解情况了,小辰站起身来,张开嘴,又闭紧了,她真的非常非常怕听到坏消息。
 
“纪总的车是与一部运送钢筋的卡车相撞,胸腔被钢筋穿透,情况比较危险,送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了。交警说,这场事故是因为……”
 
“伍总,伍总……,医生,医生……”小辰听到“胸腔被钢筋穿透”这几个字时,眼前一黑,在无数颗金星闪烁中,她软倒下来,小张没来得及接住她,她能感觉到,自己被重重砸在了地上,很痛,但是心更痛更痛。
 
 
06
 
小辰慢慢醒来,缓缓睁开眼睛。“伍总,您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纪总手术结束了吗?”
 
“还在手术中,继续等消息。”
 
“扶我去手术室门口。”
 
“纪总夫人已经赶到了,还有齐总、李总、陈总都在呢,您就在这里休息,我去手术室门口等,一有消息,我就过来通知您。
 
“不用,扶我去!”
 
看着小辰坚定的眼神,虚弱绵软、勉强支撑起来的身体,无奈地扶起她。手术室门口有不少人,有个女人正捂着脸,嘤嘤地哭。
 
“这是纪总夫人。”秘书小张说。那个女人抹了下眼泪,慢慢抬头看着小辰,眼神闪烁,她从来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这个身份出现在小辰眼前。
 
小辰骤然睁大了眼睛,是她?这个她恨了一辈子的女人,被冠以“母亲”这个最高贵名字的女人!
 
小辰晃了下身体,“不要晕,千万不能在这个女人面前倒下。”她紧紧抓住小张的胳膊,硬是维持着挺拔的姿势。
 
“小辰,你听我解释,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聊下。”那个女人握住小辰的手,就像她心底里期盼了无数次,牵着她的小手给她温暖的妈妈那样。小辰木然地被她拖着到了旁边的楼梯间。
 
“小辰,妈妈很早就想告诉你了,当年不是妈妈不要你,是你爸爸不肯把你交给我,你纪伯伯是我的初恋,当年我被人……”那个女人顿了一下,“而且怀上了你,我想找个诊所打掉你,你爸当年一直就喜欢我,他发现我不对劲,一路跟着我进了诊所,发现我要打胎,就说娶我,他来做你的爸爸。我想既然我不干净了,就不配跟你纪伯伯在一起了,而且我也狠不了心不要你,所以我们就找了个偏远的城市定居下来了。你三岁那年,你纪伯伯到当地旅游,缘分竟然让我们再次相遇了,他一直等着我,一直爱着我,他说如果我不跟他走,他这辈子就孤老终身,所以……。我想带你走的,我求过你爸爸,可是他不肯,他说,‘你的身上有一半是我,既然我离开他,那么他会把你当做我,照顾你一辈子,都当做照顾我一辈子了。’这几年,你纪伯伯也知道你的身份,所以对你多加照顾……”
 
小辰的意识已经混乱了,“我的爸爸不是我亲爸爸?我是强奸犯的女儿?”小辰狠狠盯着这个女人,她带走了母爱,害了父亲,而纪恒竟然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对她关心爱护?她唯一值得骄傲的父爱,安全港湾的纪恒,从来都不是自己的?都是这个女人的!
 
“那么,我是谁?一个我全身心憎恨的女人和一个强奸犯的产物吗?哈哈哈……”小辰脚一软,身体倾斜向,眼前的楼梯重重撞入她的视线,“很好,让我就此离开这个从来就不曾属于我的,恶心的人间吧!”
 
“小辰!”那个女人想拉住她,看着她伸过来的手,“要死就一起死吧!”小辰猛抓住那个女人的手,带着她,一起咕噜噜滚下楼梯。
 
小辰滚过十几级台阶,撞上一个软软的物体,然后昏厥了过去。
 
 
07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小辰的头,昏昏沉沉的,意识有些涣散,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小张关切的目光,“我没死吗?”
 
“您从楼梯上摔下去了,不过没事,就是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好在纪夫人帮您挡了下。不过,纪夫人很不好,她前段时间发现胰腺癌时,已经是晚期了,如果做化疗,也就是拖延几个月,她说不想那么没有尊严地死去,一直不肯就医,唉!这次您又正巧撞击在她的腹部,而她身体因为受到这股冲击力,头部又撞到了墙,现在还在抢救。纪总的手术很成功,现在在重症病房观察,如果能熬过今晚,就脱离危险了。”
 
我最恨的那个女人真的要死了?哈哈哈,死得好,纪恒救活了,他是我的,我来代替你照顾他。小辰的脑子告诉她,很开心,幸福的生活从此就要开始了!可是为什么酸涩苦楚的心,牵引着眼泪往外涌呢?小辰眨了眨眼睛,把泪意压了下去。
 
“扶我起来,我要去看纪总。”
 
“您现在不能动,挫伤面积比较大,需要静养。”
 
“扶我起来。”小辰严厉地说。
 
小辰伸出手,小张小心翼翼地扶起她。“嘶!好痛!你慢点轻点!”小辰的额头沁出了汗珠,真的很痛,全身像被拆散了一样,牵动一点点的肌肉,都痛不可言。
 
“瞎胡闹!赶紧躺下!”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呵斥道。“我是你的主治大夫,你现在要听我安排。”
 
小辰抹了下额头的汗,不甘心地躺了回去。“医生,我就是想去重症病房看看纪总,我什么时候能动?”
 
“我先检查下你的情况,年轻人着什么急?”
 
 
08
 
夜已深,小辰躺在床上,身体是痛的,头是痛的,心更是痛的。今天是小辰这辈子最悲惨、最绝望、也最痛恨自己的一天,没有唯一。
 
这辈子最爱自己的人,原来跟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这辈子她唯一正爱着的人,被她最恨的人占着。
 
不过这个女人有报应了,马上就要死了。为什么想到这个女人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心底的痛楚慢慢扩散,蔓延到了眼底,化成泪水,慢慢溢出,滚落在这个寂寥漆黑的深夜里。
 
“啪”的一声,病房的顶灯被打开,房间大亮,小张走了进来。“伍总”小张斯斯艾艾地说:“纪夫人头部撞击太猛,大量出血,她的凝血功能又太差,好不容易才止住血,现在需要输血,可是医院没有RH阴性血,已经去血库调血了,但时间上估计来不及。我记得您是RH阴性血,您看,能不能输血?”
 
“不可能!”小辰断然拒绝。她巴不得那个女人立即去死,怎么可能救她,这太可笑了!
 
“伍总,毕竟是纪夫人救的您,否则您就不仅仅是软组织挫伤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如果纪夫人就此去世了,那纪总肯定会很伤心,纪总现在可不能再受到打击了,而且,……”小张停顿了下,看了小辰一眼,低下头,小声嘟囔道:“如果知道是您不肯输血造成……,纪总说不定会怨恨您的。”
 
“你什么时候口才那么好了,当个小小的秘书,真是屈才了啊!”小辰猛然被点醒了,算了,反正她也没有几个月可以活了,就让她晚几天死吧,这样纪恒就会感激我,就会爱上我。
 
“好吧!你去安排。”她恨恨地说。她是违心同意的,可是不知为何,揪起的心反而踏实落地了。
 
护士抽血化验,确认无误后,抽了小辰500cc的血,然后病房,终于又回归安静了。
 
现在的小辰,除了浑身疼痛,人也更虚弱了,终于陷入昏睡中。
 
大团大团的浓雾,湿漉漉的空气,缥缈的花香中,有个小女孩正蹲在地上哭泣:“哇,妈妈,妈妈,我要回家。”
 
“宝宝,乖,别怕,你在那里别动,妈妈马上就能找到你了。”
 
小女孩忽然被一个柔软的怀抱紧紧地拥住,“宝宝,妈妈在这里,妈妈永远都陪着你,不怕不怕!”
 
小辰能感觉到全身被包裹住的温暖和安心,这陌生而又久违的感觉,不禁另她全身颤抖起来,啜涕不止。
 
忽然紧拥着自己的妈妈不见了,不知何时浓雾消散,她陷入在大片大片的彼岸花丛中,花香浓郁得呛人。一个小女孩站了起来,竟然瞬间长成了现在的小辰。一行血泪从她的眸中流淌下来,她桀桀地笑了起来。漫天的彼岸花间的小辰就像一个女妖,阴森而魅惑。
 
一阵酥麻划过脸庞,小辰抬手沾到了湿润,怎么又哭了呢?
 
她睁开眼睛,这个梦,感觉太真实了。
 
 
09
 
天光大亮,小辰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她很焦灼,纪总怎么样了,有没有度过危险期呢?小张也不来报个信,真是急死人了。
 
八点整,终于听到脚步声了,大夫来巡房了。
 
一看到昨天那个“白大褂”进来,小辰赶紧问:“纪总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度过危险期了?”
 
“呵呵,都还没检查你的情况呢,你倒是着急别人啊!他今早苏醒了,再观察下,没有意外的话,下午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说着,走过来检查小辰的情况。
 
“我今天可以去看纪总吗?“小辰眼巴巴地看着“白大褂”。
 
“你现在需要躺着静养,你不痛吗?还要折腾!”
 
“不痛,真的,不痛,医生求你了,我小心点,动作慢点。”
 
小张在病房门口,目瞪口呆,“伍太后”,怎么现在化身小女人了?小张揉了揉眼睛,没看错啊!
 
“好吧,你一定要小心点,万一再伤到了哪里,恢复起来就更慢了。”他指了指房间角落里的一张轮椅说,“去哪儿都坐轮椅去。”
 
小辰一眼瞥到门口的小张,一扫小女人样儿,变脸成女王,“小张,过来,扶我坐轮椅,推我去纪总病房。”
 
重症病房还不能进去,小辰只能隔着玻璃,深深地看着纪恒。病床上的他正睡着,脸色苍白,埋在白色的枕头和白色的床单间,与之都快化为一体了。
 
“纪夫人输血后,情况暂时稳定了,您放心。”
 
小张叹了口气,“伍太后”就像石化了一样,已经看了半个多小时了,跟她说啥都没反应。
 
“伍总,您也需要静养啊,我推您回病房吧,下午纪总转普通病房,您就可以到近前看了。”
 
这半个多小时,小辰也确实坐累了,“好吧。”
 
“您去看看纪夫人吧!她手术后,一醒过来,就说要见您。她实在下不了床,只能拜托您过去看她。”
 
纪夫人一扫娴雅淡然的作风,哀婉恳求他,让小张心生疑惑,自昨天纪夫人把“伍太后”拉到楼梯间开始,这2个女人间就透着不对劲。
 
“不去,推我回病房,我要休息。”
 
 
10
 
小辰静躺在床上,大睁着眼睛,死盯着天花板,怔怔出神。昨天发生了太多的事,猝不及防间差点让她崩溃,她以为自己只是把他当做父亲,在他身上汲取安全感和温暖,昨天那种天塌下来的感觉,让她一下子想明白了,她爱纪恒,她想这辈子跟他相伴到老,成为她的爱人。好在老天有眼,那个女人快要死了。
 
为什么想到这里,心颤了一下?心底里有个声音在说:她是爱你的,在你人生的成长过程中,她那么多次来看你,买东西给你,你假装看不到,就能当做没有发生过吗?她都快要死了,你难道不应该去看她?难道不应该让她安心地、不留遗憾地离开人世吗?
 
另一个声音恶狠狠地回击道:如果不是她离开父亲,他这辈子就不会那么不开心。我怎么可能原谅她?
 
小辰每次看到父亲拧着眉头,默默地抽着烟发呆时,她就知道他在想那个女人,她有多爱父亲,就有多恨那个女人。
 
如果不是她离开小辰,小辰就不会被同学、邻居嘲笑,就不会变得那么敏感孤僻、自我封闭、郁郁寡欢。
 
如果不是她霸占了纪恒,凭小辰的年轻、美丽、能干,他一定会爱上自己,而不是把她当做女儿一样爱护她。
 
小辰默念着:所以,她该死!老天爷,让她快点死吧!
 
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小张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房门口:“伍总,纪夫人病情恶化,昨天头部的伤口,感染了,同时癌细胞迅速扩散,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她想见您最后一面。”
 
“你说什么?她真的要死了?”老天爷,你这是有求必应吗?
 
心底有个声音在拼命催她快去,父亲至死都没有见到最后一面,给自己留下了一辈子的遗憾,如今历史重演,不能再留遗憾了。
 
对,我只是为了不留遗憾,我怎么可能原谅她呢?
 
“你扶我过去吧。”小辰没有觉察到心底的急迫,连轮椅都忘记坐了。
 
 
11
 
“你是小辰?她已经是弥留之际了,现在是回光返照,意识稍稍清醒,她说什么你都答应她,这是最后一面了,让她安心地走好!”医生说。
 
那是张惨白中带着死气的脸,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呼唤着:“小辰,我的女儿,原谅妈妈。”呢喃的低语声,从那个女人口中断断续续地吐出。
 
小辰抓起她冰凉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心如刀绞,面对曾经痛恨的人,她现在竟然满怀深深的悲切、怜悯和柔情。
 
“我在这儿,我是小辰。”她张了张嘴,想吐出那两个字,可是自记事起,就从未叫过,它们太陌生、艰涩,就像鱼骨头那样,死死地卡在喉咙里。
 
“小辰,是你吗?你能不能原谅妈妈?”那个女人听到小辰的声音,努力睁开眼睛,浑浊的眼里,满是期翼和哀求。
 
小辰实在吐不出“好的”,也没法将沉重的头点下去。她想起,她曾拿着照片,无数次摸着照片上的妈妈,叫着妈妈,那时的妈妈年轻美丽,如今苍老又憔悴,小辰对她的恨意,瞬间被冻结了,独留悲伤。
 
“小辰,原谅妈妈,原谅妈妈……”她的眼睛正在缓缓闭上。
 
“妈妈,妈妈,不要留下我一个人,不要再次抛下我……”
 
也不知道,她是否听到小辰的声音,两滴清泪从眼角滑落,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微笑,离开了人世。
 
“妈妈,求你,醒过来,不要离开我,求你……”
 
“伍总,伍总……”小辰重重地倒在地上,又晕了过去。
 
 
12
 
小辰不想睁开眼睛,不想面对残酷的真相,头昏沉沉的,身上更痛了,可是也抵不过心头万分之一的痛。
 
爸爸抛下我走了,妈妈也抛下我走了,这个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了。
 
小张看着小辰眼皮底下的眼珠在动,试探性地问:“伍总,您醒了吗?”
 
小辰很想就这样闭着眼睛、关上耳朵、合上嘴巴,不再面对任何人和事。
 
“有个坏消息,纪总,他……”
 
“纪总怎么了?”小辰猛地睁开眼睛。
 
“纪总情况很不好,他知道夫人去世的消息后,情绪很激动,伤口崩裂,医生在抢救,您要不要去看看?”
 
“快,你快带我过去。”
 
手术中的红灯,已经亮了一个多小时了,小辰的心也煎熬了1个多小时。
 
灯终于熄灭了,医生推开手术室的们,对着他们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进去见最后一面吧!”
 
小辰踉踉跄跄地一步一步走近,走近……
 
手术床上的纪恒,脸色是灰败的,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着他了。
 
他看着小辰,艰难地张开嘴:“小辰,你妈妈很不容易,你一定要原谅她,如今我也要去陪她了。我们早就写下遗嘱,所有财产全部留给你,我早就把你当做自己的女儿了,你要好好活下去,代替我们好好地活着。要好好的,好好的,答应我。”
 
“我答应,我答应,……”
 
 
13
 
墓地里,小辰跪坐在墓碑前,久久凝视着他们的照片,他们微笑着、温柔地看着她。
 
夕阳的余晖洒在小辰的身上,脚边是一大捧洁白的百合花,默默地怒放着,静谧如画……
 
花落花开,春去秋来,只祭华年,
 
人生如梦,几多牵肠,几多无望,
 
空余爱恨,徒留人间,终究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