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教育 > 教育快讯 >

是谁给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真金白银?

2018-03-16 20:32:27 杭州在线
原标题:陈宝生:中国减负教育的开拓者!(上)
作者 田园泥土香教育
 
 今天,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16日10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新华网、中国政府网进行现场直播。
 
 
我们教育部的陈部长,就教育如何“减负”的问题,回答了未来网记者的提问。
 
 请问陈部长,近期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我们了解,国家层面已经先后发布了多个减负令,但感觉孩子负担不减反增。请问陈部长,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怎样才能真正为我们的孩子减负?(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回答中外记者提问2018年03月16日新华网)   对于教育,众所周知,在每年全国两会上,我们的代表千“方”百“计”话教育,教育成为热议的话题之一,其中教育“减负”更是话题的重点,我们的教育,为什么越“减”负,负担却越“减”越重?
 
2013年8月2日至6日,我们的《人民日报》在要闻版显著位置连续刊发“如何走出减负困局”系列报道,刊文大声疾呼: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
 
 曾几何时,在唐朝天宝年间,李白老师说过“蜀道难、蜀道难、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今天,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我们的教育,在给我们的学生“减负”的时候,出现了“减负”难、“减负”难、“减负”之难,难于上青天,“减负”为何比“上蜀道还要难”?
 
教育,给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教育史上最严“减负令”,为何“唤醒”培训市场?
 
 不是吗? 学生前方是寒假作业减负,后方就迈进了补习班!
 
 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为什么遍地开花?
 
 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为什么生意火爆?
 
是谁给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真金白银?
 
人们禁不住要问—— 为什么素质教育这个口号在94年就开始高喊还不落实?
 
为什么“减负、减负、越减“学生的负担越来越重了呢?
 
 为什么政府“减负”金牌令在学校、家长面前却“屡战屡败”?
 
为什么“减负”的金牌令已下达数10回书包一天比一天沉重?
 
我们的学生“减负”真的是一道非常难解的多元方程题?
 
 我们的教育如何从根子上破解“减负”多元方程难题?
 
 我们的教育叩问学生减负“难减”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我们提出给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负担却越“重”?
 
学生减负“难减”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为何说陈宝生,是中国减负教育的开拓者! 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下面,我们首先看一看,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中国式“减负”,真的成为治不好的“癌症”吗?
第一部分 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2017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以“‘禁补令’如何落到实处”为题,报道了“如何打破补课违规不补吃亏的怪圈”这个问题。
 
 《人民日报》在报道中直接说出了补课的危害“违规补课,特别是占用学生休息时间、收取学生费用的补课,国家教育主管部门早就三令五申、严令禁止。但在许多地方,违规补课仍然屡禁不绝,尤其是在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中小城镇,更为普遍。”(“禁补令”如何落到实处?《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6日)
 
前不久,江西于都县高中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的事件,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县教育局对于学校违规补课收费情况在全县做了通报批评。
 
然而事件之后,这位敢于同不正之风抗争的学生会面临怎样的境遇? 现在的学生补课,不仅在社会补课,而且在学校还在补课。
 
 学生,在社会上“补课”,直“补”得孩子——逃学厌世、离家出走…… 学生,在学校上“补课”,直“补”得孩子——丢书、撕书、烧书……
 
可是,我们可怜的孩子们,还要硬着头皮去“补”,于是,孩子们“补”呀“补”、越“补”越苦、越“补”越累、越“补”越差、越“差”越“补”,直“补”得孩子们——命伤黄泉……
 
如此,我们的父母对于孩子们的“补课”,还不善罢甘休——
 
于是乎,直“补”得,补习学校,忽悠家长,弄虚作假,可怜的家长还高高兴兴、心甘情愿的把钱交;直“补”得,补习学校,快快乐乐的成为上市公司——发横财。
 
“补课”就是地沟油!
 
 “补课”就是摇头丸!
 
“补课”就是毒胶囊!
 
 “补课”就定时炸弹!
 
 “补课”是造就了孩子“厌学、逃学、弃学”!
 
 这并非危言耸听,活生生的事例每日都在发生。要是不信的话,百度一下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补课”,是不能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的!
 
 所以,“补课”就是制造“差生”的罪魁祸首!
 
这就是中国式“补课”!!
 
 中国式“补课”,让孩子离家出走!
 
 2015年2月12日上午,我接到一个家长的电话:“她15岁的孩子,因为补课给孩子报了3个补习班,上了3天就离已经离家出走了,孩子出走的时候没有给我留下片言只语,我现在非常焦急,怎么办?武老师,我在中国教育人博客,看过您写的博文《补“心”+补“苦”=补“课”》,您对补课之弊分析得透彻,而且为家长教育孩子指出了正确之路,那就是“补苦”和“补心”,看了您的文章,今年寒假我不想让孩子补课了,怎耐,我们的亲戚邻居的孩子都在补课,况且,孩子今年该考高中的,想让他有个好成绩,上个好高中,谁知道他会离家出走。武老师能够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把孩子找回了吗?”
 
 我听完她的问话以后,我说,你家孩子还不错的,你给孩子报了3个补习班,孩子上了3天才离已经离家出走,你知道吗,有的孩子由于《担心假期补课不断 两女生离家出走露宿街头了》,这是2013年9月27日《青岛早报》报道的新闻,不是假的,“据其中一名女孩的家长讲,两个孩子离家出走3天,家长和学校老师都急得不得了,家里老人都急得病倒了。黄岛公安分局也已经将孩子的协查信息发布到全市公安部门,多亏杭州路派出所民警及时把孩子找到。” 为什么孩子假期还没有补课,这两女生就离家出走?
 
我们接着看报道—— “经过民警耐心询问,两名孩子讲述了离家出走的经历,她们都来自黄岛,大一点孩子姓张,14岁,小一点孩子姓刘,13岁,两人都是初二学生。据孩子们讲述,她们刚上初中时,学习成绩并不好,全班50多人,两人都是排在40多名,这让家长们非常担心,就给她们分别报了课外辅导班。一学期下来后,两人的成绩有了明显起色,最近一次考试,两人成绩排到了全班前10名。
 
这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家长还不满意,非要让孩子的成绩提高到全班前6名。为此中秋放假时,两名孩子一直在家长督促下学习,根本没有机会出去玩。两人觉得有些扛不住了,担心十一假期也要这么度过,商量着离家出走,提前给自己放假。”(《担心假期补课不断 两女生离家出走露宿街头了》2013年9月27日《青岛早报》)
 
 看到没有,孩子没有补课就离家出走的原因是父母望女成凤心切,是孩子学习压力太大,不堪重负,才给家长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上面的那个给我打电话的家长的孩子离家出走的原因也是如此!!
 
那么,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好的“癌症”?
 一、 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好的“癌症”?
 
 中国式的补课,让孩子不堪重负!!
 
我接着过这样的孩子—— 他愿意死,也不想上学了,问为什么?
 
孩子说是老师规定学生必须补他教的课,暑假补,寒假补,礼拜六、礼拜天都要补,这样的补,让我睡觉失眠、上课打盹,活着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死了,让我妈不在打工给老师交补课费了。 这是什么教育? 这是中国式的教育!! 中国式的教育—— 是孩子们“苦学”、老师们“苦教”、培训班“苦补”! 在孩子们“苦学”、老师们“苦教”、培训班“苦补”的教育下,致学生“厌学、逃学、弃学”,于是最终产生严重的心理疾病,4000多万未成年人痴迷网络游戏,无数个未成年人犯罪、自杀、自残等,这些也与我们中国式教育观念导致学生心理扭曲息息相关。
 
据报道,2015年寒假是30年来最长的,不过随着30年来最长寒假的到来,一场寒假补习烧钱大战也在预料中打响——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学校停止了补课,但社会上的各类补习班却大行其道,烧钱的速度似乎更快了,一个假期下来,少则七八百元,多则两三万元,疯狂烧钱已经在所难免。尽管教育部门、学校采取了减少作业、增加课外活动等手段,力图让孩子们度过一个轻松的假期,但是迫于应试压力望子成龙心切,或者无暇照看孩子,许多孩子没办法真正轻松度过这个悠长假期。(寒假补习成“绝症” 停了学校补课 火了社会补习 2015年02月11日 新华网)
 
最长寒假为什么成为学生“补课”大战?
 
 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了的“绝症”?
 
 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好的“癌症”?
 
我们家长再往下看—— “补课班”、“培训班”是国人“最爱”,其能量之大,完全可以开设一门学科——“补课(复读)经济学”;还成为中国的新兴的第4产业——“补课(特长)培训业”;其“成本(费用)”之高、其“链条(行业)”之长;此乃为世界独树一帜的“经济学”、独一无二的“4产业”;倘若不信网上点击一下,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既然如此,那么,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补课”,为什么会掀起如此大的“经济、产业”呢?
 
 只为让我们的孩子多学习点“知识”,在考试中提高点“分数”,这是家长对孩子“补课”的初衷,这是家长对孩子“补课”的理想;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在“取长补短”、“差转优”的教育“理念”下来个便拼起命的“补”、千军万马一起“补”;“补”短、“补”缺、“补”漏、“补”差、“补”……。
 
“补”呀“补”,越“补”越苦、越“补”越累、越“补”越差,直“补”得我们的孩子丢书、撕书、烧书、最后被“补”得逃学厌世,离家出走,命丧黄泉……; 但是这并没有阻碍教育中“补课”的步伐、敲响“补课”的警钟,在“补课经济学”的诱惑下,有的堂堂公办学校也向其进军,由于我们的老师长期的在“‘补’的压力下、生活的压力下、升学的压力下”,被“补”得“死”在“补课”的办公室(河北馆陶县一中老师赵鹏)、“伤”在“补课”的路途上(最美女老师张丽莉),然而有些学校还死死学习“补课经济学”,湖北仙桃市实验小学京山就是发扬这样的“硬骨头”精神,成为中国最“牛”的补课学校。
 
 如今,“补课”在中国已经成为中国特色! 在每年全国两会上,我们的代表千“方”百“计”话教育,教育成为热议的话题之一,其中教育“减负”更是话题的重点,我们的教育,为什么越“减”负,负担却越“减”越重?
 
2013年8月2日至6日,我们的《人民日报》在要闻版显著位置连续刊发“如何走出减负困局”系列报道,刊文大声疾呼: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 曾几何时,在唐朝天宝年间,李白老师说过“蜀道难、蜀道难、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今天,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我们的教育,在给我们的学生“减负”的时候,出现了“减负”难、“减负”难、“减负”之难,难于上青天,“减负”为何比“上蜀道还要难”? 原因是我们的教育,给学生“减负”,“越减越重”!!
 二、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学生减负“难减”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减负,其实,早在40多年前的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国家就明确提出了给学生减。
 
 据统计—— 1995年到2005年的十年间,教育部门为减轻中小学生学习负担而颁布大约50次“金牌令”。 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1年6月教育部向社会征集学生“减负”良策,这一征集令立即引起社会和家长的普遍关注;可是,时至今日,“减负”,我们的学生并不轻松,负担却越“减”越重?
 
可是,这些“努力”不但无济于事,而且中小学生学习负担过重的问题还在变本加厉,愈演愈烈。
 
减负,其实,早在40多年前的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国家就明确提出了给学生减。
 
由此可见,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沉重一直为举世瞩目。学生每天在文山题海中云游,学生玩得太少,运动不够,睡眠严重不足,戴眼镜的越来越多,体质越来越差,心理障碍越来越严重。 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 可为什么到现在,中小学生“减负”已经喊几十年,可孩子们的负担却越“减”越重? 就这样,“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之类的口号一直喊了几十年,各地出台的“减负令”更是多达上百项,可是,“减负”却成了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手上的巨石,每天被推上山,然后又滚下来,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以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 善良的人们不禁要问了:这是为什么啊! 由此可见,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沉重一直为举世瞩目。学生每天在文山题海中云游,学生玩得太少,运动不够,睡眠严重不足,戴眼镜的越来越多,体质越来越差,心理障碍越来越严重。 在2013年暑假即将结束之际,全国的小学生喜闻这样一个消息:教育部规定小学不留书面式家庭作业。当然这仅仅是教育部在其官网就《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公开征求意见中的一项。 事实上,教育部每年都总是习惯性地颁布《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 可是结果呢? 教育部的“减负令”,被社会上的大大小小的“培训班”给KO了!
 
三、教育部“减负令”,为何会被社会上的“培训班”给KO?
 
 自从“教育产业化”后,我们的学校就像工厂一样,整个学校的教育开始被什么“及格率、合格率、优秀率、达标率、上线率”等各项考核所左右。
 
并且,喜欢用一把尺子(分数)来检验产品(学生)的质量。
 
 这一检验不要紧,有5000多万产品(“差生”)不合格,怎么办? 学校怕什么?!
 
很好办,我们还有“一补、二转、三退”等多条教育生产线! 这样一来,你说哪个家长不害怕?不担心?不纠结? 不仅“差生”的家长,连优秀生的家长也担心,因为人人都在“差转优”,害怕、担心的是“差生轮流做,明天我来当”,一不留神自家的孩子被列举入“一转二退这两条生产线”上的“差生”歧视名单中。
 
这不? 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被列举入“一转二退这两条生产线”,于是,孩子将进入“补”习班的这条生产线。
 
今天,人们形容教育是“孩子苦,教师累,校长忙”;形容老师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形容孩子是一到五忙上学,六到七忙培优,每周七天无闲时”;这是教育的负担如泰山般深深的压在我们的“孩子、教师、校长”身上的缘故。
 
 于是—— 我们的孩子“苦学”!
 
 我们的老师“苦教”!!
 
 我们的培训“苦补”!!!
 
我们的家长“苦供”!!!!
 
可是,如此教育——
 
于是乎—— 我们的孩子出现了“厌学、逃学、弃学”情况! 我们的孩子出现了“失迷、失望、失联、失踪、失足”现象!!
 
 我们的孩子出现了……
 
 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补课”这座大山?
 
 四、“减负令”,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
 
公元2013年8月2日至6日,我们的《人民日报》在要闻版显著位置连续刊发“如何走出减负困局”系列报道,刊文大声疾呼: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 为什么不能把学习的负担变成求知的快乐? 为什么不能还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
 
 我们的《人民日报》只是试图以一连串的“减负之问”,引发人们对“减负困境”的关注与思索,而没有把导致学生负担过重的原因说出来。
 
客观反映了目前我国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普遍现象,深刻剖析了负担难以减轻的复杂原因,从政府、学校、家庭、社会等多个维度,提出了如何走出减负困局、切实减轻学生压力的对策建议,表达了社会关切和群众诉求,因而在广大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难道《人民日报》真的不知道个中原因吗?还是有其中无法言说的苦衷?如果仅仅停留在“关注与思索”的层面,而不把这层遮羞布扯下来,学生负担过重就只能永远成为中华民族之痛。 “减负令”,不但,没有搬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而且,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越减越高”、“越减越重”!! “减负令”,不但,没有减轻孩子身上的负担,而且,“唤醒”了社会上大大小小培训市场! 教育史上最严“减负令”,为何“唤醒”培训市场?
五、教育史上最严“减负令”,为何“唤醒”培训市场?
 
一位老师在留言谈到“说句实话,我们也不想少留点家庭作业,这样老师的负担也轻点,可是、可是,实在没办法啊!
 
学校、社会用分数来衡量老师的好与坏,分数不太理想的还要被迫与‘主课’拜拜,我们怎么办?来不及思考,来不及等待,只能一个劲儿的往前赶啊赶啊!有时候,看到孩子们红扑扑的脸,心里很难过:多可怜的孩子啊!可是,谁来救救我们!!”
 
我曾在中学教书多年,深知一线老师的种种压力和痛苦,痛苦得使自己的“教育的方向”越来越偏离“教育的轨道”;痛苦得使自己的找不到“教育的方向盘”;痛苦得使自己明知这条道路有问题却还走;痛苦得使自己的只能随大流不断将教育之“车”往前冲;痛苦得使自己的工作比以前更尽心、更尽责、更努力、更刻苦,但学生、学生家长、社会的却越来不越认同、越来不认可……
 
 为什么?
 
我们的教育考试中燃烧着学生的青春与生命,从小学到高三,读书12年,我们的学生到底考了多少次? 据2013年1月17日的“浙江在线·教育新闻网”报道“周考、月考、期末考、高考……从小学到高三,考试超过1000多次。” 我们的学生,在这样的考试中,神不知鬼不觉中成为“差生”。 这是为什么? 这10多年来,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的教育,为此却人为地制造出数千年来没有的数以百年人间悲剧—— 是我们的教育中的考试中的排名次,让我们的学生、孩子在一次次的失败失去自我!
 
 可怜的老师他与她能改变这些吗?
 
于是乎,出现了—— “中国式作业”这个世界级名词。
 
于是乎,出现了—— 中国式作业:学生偷上闹钟凌晨3点起床加班加点。
 
中国式作业:学生做不完命丧黄泉。
 
 中国式作业:老师为什么老是扇学生耳光。 中国式作业:老师抱学生课桌上脱裤子。
 
 中国式作业:………………………………
 
 学生减负“难减”的根源在老师吗? 事实上,我们的老师不想减负吗?我们的老师也愿意减负,但是面对考试,面对分数,面对排名,面对升学率,“难减”能减下来吗?根本减就不下来!
 
事实上,我们现在减负的口号,只是喊喊而已,如果考试升学制度不改革,减负只会越减越负;我们新学期的减负通知,只是“干打雷、不下雨”,只能成为一种形式,而这样的减负自然就变成增负了。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学校减少学生作业,家长依然会给孩子多布置作业。
 
因为他们坚信,现行的考试模式,只能依靠“时间+培训+金钱+汗水”,才能考上理想的大学。
 
于是出现了“校内减负、校外恶补”的现象! 教育史上最严“减负令”,为何“唤醒”培训市场? “最严”中小学减负令到底解救了谁? 答曰:救了社会上的培训机构!
 
据2013年3月25日的《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最严”中小学减负令到底解救了谁?文章说:“最严减负令转移负担到校外,辅导班火爆教辅卖断货。”(2013年3月25日“最严”中小学减负令到底解救了谁?中国青年报)
 
 所以,教育史上最严“减负令”,就这样“唤醒”了社会“补课”培训市场!
 
 叩问,是谁给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真金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