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教育 > 技能培训 >

少点抱怨,把时间放在强大自己上面吧

2017-11-28 20:15:35 杭州在线
原标题:不是社会不行,是你不行
作者 南有南风 
-1-
 
和好朋友无意聊起社会这个话题,她一边喝奶茶一边怨气满满:“你说现在的社会怎么这样了啊。”
 
“社会怎么了,你说说看。”我抬头看着她。
 
“太差了,真的太差了。”她一边啧啧啧,一边又摇头,最后还把奶茶往桌上狠狠一拍,引得整个店里的人都朝她翻白眼。
 
最后她和我说了很多社会的不好,由小及大,由己至国。从自己受到的不好的待遇,比如辛辛苦苦当了一年干事,结果人家走后门直接成了部长。接着又讲到了鲁豫书院,江歌案,红黄蓝事件。
 
“你看吧,这个社会都怎么了。”她说她太生气了。
 
不知怎地,我脑子里顿时浮现了实习期间研究的好几桩冤案:聂树斌案、余祥林杀妻案、呼格吉勒图奸杀案。
 
因为判错,让余祥林白白在监狱呆了几十年,给予聂树斌等人死刑。
 
后来正义出现了,可是并没有用。因为人已不在世间。
 
还有研究过的性侵,老年人犯罪。
 
记得研究性侵时,把几部经典电影反反复复看,从不敢看,到看,最后到坦然。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性侵竟然可以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后来发现是善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受到性侵的,有些活着,却不敢正视自己,不敢触碰伤疤。有些已经死去,留给大地一片悲痛。
 
记得研究老年人犯罪时,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老年人宁愿犯罪去坐牢也不愿呆在家里或者养老院。后来我才明白,补贴太少,她们吃不饱穿不暖,在牢房里至少有一日三餐,还有人给看病。
 
他们宁愿老无所依,把最后的时光花在监狱里,也不愿意回家。
 
我总是戴着理性的眼镜去看待事情,一再告诉自己要理性,却还是忍不住对着案件资料骂人,宣泄。
 
那么,是这个社会不行吗?
 
 
-2-
 
作为一个法学生,经常看到法律人有这样那样的言论,这样那样的思考。他们不是去骂,而是抑制住内心的感性与无奈,去揭开事情的真面目。
 
前段时间的江歌案,身边的人都是在骂刘鑫。我连去食堂吃个饭,都会有人骂刘鑫不要脸,太贱,怎么不去死。
 
什么词都往这个我们从未见过的刘鑫身上扔,恨不得往她脸上泼硫酸。
 
都在说,社会怎么出了这样的败类。
 
我去知乎看了很多的帖子,其中一个不怎么热门的是:我们可以有情感,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要有思想,多去看真相。
 
想起实习老师经常教我的,多去看看判决书,不要被别人带节奏。就好比之前的于欢案,我甚至还写了一篇“很正义”的文章,却被他否定。
 
越走越远,我开始明白他的话:冷静思考,多反思自己。
 
于是江歌案出现在大家的视线时,我在问我能做什么。可能只是在请愿书上签字,或者给她妈妈打点钱。
 
我很无奈。正如发帖的那个人所说:作为一个法律人,看到这样的事情,我很无奈。我希望能够给她提供帮助。也就是法律援助。
 
我看到咪蒙在公众号写,会给江歌妈妈提供所有援助。
 
看吧,社会就是这么不好。每天都在死人,各色各样的事情发生。
 
好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给江歌妈妈提供了很多的便捷,不然江歌案并不会有几个人知道。如同当年的聂树斌案,执行了死刑,无人帮他,直至多年后才证明清白。
 
看吧,社会就是这么差。各种不安定因素都存在着。
 
不止有一个江歌,或许还会有很多个江歌。
 
可社会本就是这样,和我们理想的和谐社会不一样。没有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大家其乐融融,你好我也好。
 
但我们可以去问问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而不是等事件发生了,一个劲地感叹怎么会这样。
 
社会是不行,但你一定要强大。就好比咪蒙,她可以发动她的力量,去让大家关注这件事情。
 
-3-
 
大王在北京呆了两年,前几天她跟我说想回湖南。
 
“怎么了,两年前不回,现在回?”我问。
 
“两年前以为努力就可以好好生活,两年后我还在为了生存起早贪黑。”末了,大王还加了一句:“北京太大了。”
 
她说北京的风太大了,迷乱了双眼,破碎了梦想。
 
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匆忙洗漱赶地铁,然后换乘,来不及买早餐就要去公司打卡。为了打那道象征着生存的卡,她起得一天比一天早。
 
“以前还化妆,可是你知道吗,太累了。闹钟经常把我从梦里唤醒,很害怕。”她说,她再也不能像大学那样赖在床上,而是一骨碌地下床。她说,她每天顶着深深的黑眼圈,却买不起便宜的眼霜。
 
“现在的生活没有好一点吗?”我吞了吞口水,问她。
 
“我以为会好的,所以每一天睁开眼都告诉自己要元气满满。”
 
其实并没有,她还是在赶地铁,每次都要抓紧扶手,生怕被挤出去。她还是住在潮湿矮小的房间,和一群人争一间厕所。她还是买不起昂贵的眼霜,任凭黑眼圈一圈又一圈。
 
“你看,我就是不够强大,我连回湖南都要买最便宜的火车票。来这里两年了,我都没去过一次肯德基。是不是很丢人。”她在屏幕的那端,敲字。
 
如果足够强大,她就可以边敷面膜边哭,边逛大商场边哭。
 
如果足够强大,她就可以大声地跟上级说:“去你妈的工作,老娘不干了。”
 
如果足够强大,她就可以不用因为学历不高而被别人淘汰,而是拿钱砸在她们脸上:“老娘才不稀罕你们公司,我有的是钱。”
 
是吧,不是社会不行,说到底,是你不行。
 
你连辞个职都要犹犹豫豫,想着明天该怎么办。而强大的人,躺在大别墅里玩手机。
 
 
-4-
 
再讲讲一个朋友西瓜,她在长沙工作。
 
她和大王一样,起早贪黑。刚去实习的她小心翼翼的,生怕丢了这份工作。对于同事,她总是有求必应,想着和大家搞好关系站住脚。
 
低廉的实习工资,连每个月的饭钱都不够。她一心想着熬过实习期,就可以转正了。
 
还没熬过去,两个月没来月经的她夜晚痛经。那天刚下班,她回到房间痛得发抖,全身冒汗。
 
“我开始想会不会死啊,后来想死就死吧,不如死了。”她跟我说。
 
痛经就是,生不如死。
 
“我哆哆嗦嗦地坐在床上,抱着电脑做明天要用的文案,可我连鼠标都移不准。我在想,我为了什么啊。”
 
于是她忐忑地像领导请假,两个字刚说出口,那边回复:“明天不来,你以后都不用来了。”
 
明天不来,你以后都不用来了。
 
西瓜说:“我真想回他一句,不来就不来,我才不想来你这破公司,可是我还是很怂地说不请假。”
 
很怂吧,真的很怂。
 
有时候真想说一句,这世道怎么这么操蛋,连个假都不给请。还想骂一句,你他妈简直不是人!
 
社会是不是把你逼得很绝望?让你越发憎恨它。
 
是不是偶尔,你也想要给它一巴掌,再踢它一脚,然后说一句:“这都是你欠我的,现在还给你。”
 
可根源还是你不够强。
 
如果你够强,在男朋友的父母给你一万块让你离开他儿子的时候,你可以拿出十万块砸到他脸上,顺便给一句:“这是十万块,离开我老公。”
 
如果你够强,你买衣服时不用去看吊牌,而是指着一排的衣服喊服务员:“给我包起来。”
 
还是因为没有钱,还是因为没有能力,还是因为你不行。
 
不然,也不会频频被生活扇耳光吧。
 
 
-5-
 
于是,少点抱怨。
 
把时间放在强大自己上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