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热点人物 >

史蒂芬·霍金:生命的终点是肉身的腐溃吗。那么,涅槃也从这里开始

2018-03-15 20:52:57 杭州在线
原标题:史蒂芬·霍金:生命不过皮囊
作者 蓝羽鱼 
一种离去,我不觉扼腕感伤,却能泣涕涟涟。如吴冠中,马尔克斯,杨绛... ...我抬头,见明星升起一盏,然后在心底说一句:“您好!”这时候,我觉的消逝也可以如此美丽。我眼眶湿热,不像是在送别什么,而是遇见什么。
 
眼前似有一个场景,如《功夫熊猫》中乌龟大师大限时候的场面:桃红漫天,苍老的躯体下沉,下沉,如落下的瓣,生命的芬芳搭载着神圣的翅响逸在另一个地方,即使是你我虚妄的钦慕和尊崇。
 
我望着,望着,这不是陨灭,像是归去,如秋天成熟的稻穗,平时自然,饱满金黄,不管是埋入大地还是纳之仓廪,我心如水,透亮而平静。
 
最后,他们不会纠结与肉体不腐,不会困在欲望的牢笼而痛苦不堪,充盈的走过,轻轻地离开。这样的一生,不是流星,是明月,不刺眼不灼热,成黑夜里蕴藉的眼睛。
 
这是我之所见,而他们甚至不在乎世人会不会因自身的离去而悲恸,也不在乎是否会被世人所记住和歌颂。我不知道大师此生是否无憾,那一刻,放开生死的一念执着,他们平静地接受——离开。
 
15年,童庆炳老师,在下长城时心脏病发而离开,做完了他那一段想做的事情。
 
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纠结于“一生该如何才算活过”的问题,如果把时间拉到无限长,那么我们现在所拥有和记住的一切,叱咤风云的人物,叹为观止的景象,深深爱过的人,遗憾和悔恨的过去... ....大到天地宇宙历史人文,小到每分每秒我之得失,这所有的所有,都会被无边的时间所淹没,没有所谓永恒,也没有所谓的铭刻了,那么我们还如此纠结做什么呢!还执着于意义做什么呢!
 
可是这带着“犬儒”色彩的解答让我越发不安。倒回来看,人终有一死,如《古诗十九首》中的“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吗。这是特定历史下人的自我宽慰,而我没有办法只是这样。
 
再看《红楼梦》,即使生前行为不端者,只要有一霎那的了悟,那么他们便能坦然面对命运的宣判, 尤二姐死后竟如睡着一般,而在挣脱着尘世桎梏的人最后都获得了超越,如黛玉晴雯者。
 
那么,我们如此努力地去活得明白,不过是为了最后那一刻的庄严和平静,铭刻也好,遗忘也罢,最后离开,如秋叶之静美,没有不舍和流连,没有哀痛和担忧,出淤泥而不染,不带铅华,将生命还归与初生时的神圣和干净。这是我认为的一种意义的体面。
 
体面地离开。到此为止。永恒属于后来的人们。
 
十几岁看《纸牌的秘密》和《橙色女孩》,然后找来哈勃拍下的星云图看,自己总觉得那与生命的图景有着某种联系。《纸牌》中的小男孩没有找到母亲,但回到了出发的地方,我们寻找迹着时间的某种线索,不断打开的不过是有别与既定答案的一种豁然开朗,也许没有别有洞天。
 
前不久,看了《时间简史》,有些云里雾里。宇宙的终点是生命的终点吗。
 
生命的终点是肉身的腐溃吗。那么,涅槃也从这里开始,“务虚”的终点。
 
此刻的执着,执着于光风霁月,执着于善恶是非,不在于命运的垂怜或偏爱,不在于灵魂永生不灭,只最后片刻安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