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热点人物 >

“冰花男孩”们需要的可能不是过分的关注,只是一份我们像对待他人一样的尊重

2018-01-10 21:31:45 杭州在线
原标题:请善待你身边的“冰花男孩”
作者 江致一
01
 
这两天,“冰花男孩”的新闻占据了我的朋友圈。男孩头顶“雾凇”,小脸冻得通红,身上衣着单薄,身后的同学们看见他这个样子都放声大笑。他表情坚毅,嘴角有一丝浅浅的笑意。这笑容似乎是为了应对同学们的嘲笑,更多的可能是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羞怯与尴尬。
 
当看到他99分的试卷和冻得皲裂的小手,网友们更多发表的是“为这个深处艰难环境,仍努力学习的孩子点赞”,“孩子,好样的,你的未来不是梦”等言论,以及为这个孩子以及身处同样困苦环境中的孩子们捐款捐衣物的行动。
 
这样的行动和如此的爱心是对的,是值得我们弘扬的。这也充分表达了我们是有血有肉的人,以及我们关注弱者的同情心。这也充分体现了我国希望农村地区摆脱贫困和促进教育公平的理想和信心。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些,在所有人表达对孩子的同情和激励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他内心应对当时情况的无奈、尴尬和挣扎,是他日渐强大的自尊心和日益严重的自卑感。
 
我知道他那看似平静与毫无波澜的表情下,潜藏的是一颗因贫困而自卑的脆弱心灵,因被嘲笑而奋发向上的决心,因长期留守没有亲情之爱的孤苦和落寞。
 
因为,我曾和他是一样的小孩,我也见过和他一样的人。
 
02
 
小时候,父母迫于生计,带着我离开乡下,来到城里打工赚钱。父母文化水平不高,只能做着小摊贩和杂工的工作,只能租住几平米的小屋子。小小的出租屋,既是我家的客厅,也是卧室,还是厨房。
 
由于屋子实在狭小,很多东西都堆了起来,又恰好我妈不是一个爱收拾的女人,整个屋子的杂乱可想而知,现在想起来从门口看进去简直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从而也失去了想要踏进去的欲望。
 
有天中午,一个同学来叫我一起上学。他看到我家屋子是那个样子,不禁惊讶:“你家咋那样”,我只能尴尬的笑笑。一路上我与那个同学几乎没有说一句话,可能是因为找不到话题,也可能是双方都在因刚才的事情而尴尬。
 
晚上回到家里,我因为这件事伤心的没有吃晚饭。那个同学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一起上学,我跟他的友情好像也失去了下文。
 
从那之后,我再也不会带朋友到家里来,因为我觉得我的家是一个有些不堪的地方,是一个让我难以启齿的存在。好像因为这件事,我连交朋友的勇气都慢慢减弱了。
 
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我很少买新衣服,总是穿着过时陈旧的衣服。偶尔添一件新衣服,伴随而来的是同学们惊讶的脸,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在别人身上是平淡无奇的事,在我身上就成了大新闻。
 
有年冬天,我妈给我买了一件超大的棉袄,因为觉得这样可以多穿几年。我本来是不愿意穿到学校去的,那天实在是没有什么穿的了,就只好硬着头皮穿到学校。
 
那天我刚好又去的晚,我进教室的时候基本所有同学都到了。我本想低调地默默走到我角落的位置,可是走到教室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说“看,他穿的啥”。我抬起头,看见整个班的同学包括我最喜欢的女老师都在看着我,紧接着爆发一阵笑声。我只觉得脸发烫,头皮发紧,赶紧回到自己座位上,打开书假装开始学习。
 
当时真的恨不得自己能赶紧消失,到一个他们都看不到的地方。这件事一直成为我心里的阴影,很多年过去我也无法释怀。
 
我们班里有个女孩,人长得不难看,但很多人说她有一股味道。可想而知,这样的话对一个女孩子意味着什么。有天,班里爆发出新闻,说有人跟着那个女孩回家,发现她家在垃圾场,知道她爸妈是捡垃圾的。之后,跟她交流的人越来越少,提及她也用代号“臭女孩”。
 
经常看到她在自己最后排的位置上默默流泪,常常很想去安慰她一下,但从来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自己也是被同学们嘲笑和看不起的那个。
 
后来,她转学了,听说她回了老家,班里的同学便不再对她进行议论。不知道这件事情对她的转学影响有多大,也不知道她之后的生活怎么样,但我觉得肯定比继续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好。
 
03
 
童年的阴影对一个人的影响是极大的,即使通过努力走上更高的平台,但他们无法摆脱曾经牵动内心,让自己无法释怀的事情。
 
贫困会促使一个人奋发图强,但更多的是会影响整个人的身心健康,会带给一个人更强烈的自卑感。
 
尤其是当你的贫困所展现出的窘迫赤裸裸的被别人关注时,会感觉自己的所有秘密都被人看光了,自己曾经极力掩饰的难以启齿都摊开在别人的目光下了。
 
如果伴随而来的是嘲笑,更是将被嘲笑者最后的一丝尊严都撕扯的渣都不剩。即使紧接而来的是无数的关心和帮助,也不能抹平已有的伤痕,他也只能默默地微笑着悲伤。
 
当人们看到弱者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并没有关注过他们脆弱的心需要的是怎样的对待。
 
他们也想过着像其他人一样的生活,他们也不希望跟别人不一样,他们也不想因为穿了一件新衣服而成为同学们眼里的大新闻,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过新衣服。他们也不想因为家庭困窘而使得自己不被尊重,甚至处于被孤立的地位。
 
并不是所有的贫困都希望被人看见,这与人的尊严有关。
 
假如你看见了,也不要用那种惊讶和诧异的目光看待他,他不是新鲜事物,他的贫穷也不是他所享受的特殊待遇。即使你只是出于关心,只是出于善意的问候,也可能已经触碰到了他敏感的心灵。
 
这些“冰花男孩”不是稀有品种,他可能就是我们身边的甲乙丙丁。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身边的朋友陷于困窘,请不要给他以吃惊的目光和不同于其他朋友的待遇;如果你知道你的孩子班里有家庭条件不好的同学,请告诉他们贫穷不是那些孩子的错,不应该因此而欺负他们和孤立他们。
 
“冰花男孩”们需要的可能不是过分的关注,只是一份我们像对待他人一样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