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社会万象 >

父母究竟有多么残忍才会去送自己的孩子去豫章书院?

2017-11-03 22:32:45 杭州在线
原标题:送孩子去杨永信或豫章书院的父母,折射中年人的丑陋
作者 简浅_Toc 
 
在我读书时,我最痛恨父母那代人的一句话:
 
「除了打没有别的办法啊,跟他讲道理哪里讲得过他?」
 
这句话暴露了那代人的懦弱、迂腐、愚蠢和失败,散发着浓厚的恶心味和腐臭味。
 
从杨永信到豫章书院,这些用近乎酷刑去「教育」顽劣少年少女的机构,都将中年人特有的丑陋给不断放大,发酵到令人作呕的地步。
 
到底内心有多丑陋,才能送自己孩子去那种地方?
 
到底内心有多丑陋,才能成立出这种无良机构?
 
 
我想起我的一些亲戚。
 
我有个侄子,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便离异,连我都不记得都妈妈长什么样。
 
他生活在一个三代人挤在一起的家庭,二十余年来除了变得更破旧没有任何变化的二层平房。
 
在我高中毕业时,我给他补过课,有天他请假,跟我说:
 
「明天去见妈妈,不是家里的阿姨。」
 
我也一度觉得他顽劣、不上进,但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瞬间明白,他的家庭全部怪责他不好好学习的行为,是一种推卸行为。
 
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哥哥都在做什么呢?
 
这么多年来,我没太多印象他父亲做过什么正儿八经的事,印象中开过黄包车,后来随着时代发展变成三轮车,再随着时代变迁这些古旧的交通工具也在小镇被淘汰,他选择去县城中学门口摆摊卖炒面炒饭。
 
我并没有跟这位哥哥有过太多交流,但我从与他极为短暂的沟通中,察觉到这位哥哥从不反省自身问题——
 
他时常打骂他的儿子没出息,并把自己那些微不足道的辛苦工作称之为「我都是为了你啊!你怎么不懂得感恩啊?」
 
公平吗?
 
从不反思离婚和家庭暴力对子女的伤害。
 
从不反思自身根本无法成为榜样的遗憾。
 
从不反思根本没去关怀儿子心理的问题。
 
我侄子有不少混混朋友,有些这辈子就这样了,有些也被送进了类似的机构。
 
让我们把问题反过来一下:
 
如果责任追究起来,该进那些机构是不是那些混混父母?
 
让我们把问题再深入一下:
 
那些混混父母在年轻时是不是更加没出息?
 
我们没必要回答这些问题,这些问题该丢给这些父母自己去答。
 
 
我侄子有个女同学,我跟她机缘巧合在网络上相识。
 
那个女孩子家境不错外表漂亮,人也聪明努力,高考时虽然失利没有考到她理想的重点大学,但也去杭州读了个不好不坏的本科。
 
去年我去杭州找她玩,我跟她约在清酒吧喝酒,看着这个比我小五岁的小女孩,在大学校园过着时尚快乐的生活,我又想起我的侄子。
 
小女孩能听得懂我说的一些专业词汇,听不懂也不会怯场,她会撒娇问我。
 
而我的侄子,在上一次交流,他完全听不懂我在说什么,隐隐约约中,我发现这个孩子的思想,开始慢慢如他父亲般落后。
 
这份注定的悲剧,重蹈覆辙,真无奈。
 
同样的年龄,最终很明显,完全不同的人生。
 
人的确不能选择自己的家庭,这不是为我侄子开脱的理由,但是,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原因,是源于他的父亲吗?
 
我认为是根本原因。
 
谢天谢地,我的侄子没有被送去类似于杨永信、豫章书院这样的机构,没有遭受那些摧残。
 
可是,在这个时代,在 21 世纪都过去快 18 年的互联网时代,还是有很多孩子备受摧残。
 
当我看见那些被电击、被殴打的少年少女,当我看见那些对机构感恩戴德的父母,我感到一股彻底的寒意。
 
是什么,让这群中年人无视自身的失责,将子女送入这些机构来逃避自身责任?
 
是什么,让这群中年人成立暴力机构,打着教育的名义去施以暴行去牟取暴利?
 
一切罪行、丑恶、失责似乎都可以用一句「棍棒之下无孝子,打都是为你好」来掩盖。
 
于是,一群群不需要经过考核便能生儿育女的失败父母教育出一群群劣子,恶性循环。
 
到最终,那群丑陋父母咬碎牙也不承认自身的无能。
 
 
送孩子送那些机构的父母都是群什么人?
 
是学历失败事业失败到了中年发现一生都失败到教育子女都失败的那群人,彻彻底底打着「失败」标签的那群人。
 
是素质低下能力低下到了中年发现脑袋都低下到害得子女都低下的那群人,完完全全挂着「低下」头衔的那群人。
 
是虚度光阴对社会没有丝毫作用和贡献甚至还要危害到社会发展的那群人,从头到尾散发「无能」气息的那群人。
 
是思想堕落从不愿从自身找问题把一切责任全推卸给他人和子女的那群人,浑身上下流露「无赖」气质的那群人。
 
是啊,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他们最爱说的话是「你没吃过我们那代人的苦,我的悲剧是时代造成的」,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时代造成的苦难只是他们掩盖自身无能的遮羞布。
 
当遮羞布被撕破,灾难就降临到下一代人身上,迫害便如此一代代延续。
 
这是中年人特有的丑陋、油腻和道德绑架。
 
最后,那些看见我这篇文章气得半死的中年人,请不要用「你中年后就会理解我们」这种蠢话来反驳我,我从最开始就没打算讨好过你们。
 
我不想也不会去理解这种丑陋,我从 15 岁到 25 岁,从少年到青年,这十年所坚信的观念从未变过,再过多少个十年我也要坚守我心里最后一块净土。
 
我不会退让,不会承认这种丑陋才是正确。
 
世界不是上上一代人的,不是上一代人的,也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世界永远是属于下一代人和下下一代人的。
 
我不能视而不见。
 
你不能视而不见。
 
你们不能视而不见。
 
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请救救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