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社会万象 >

如何看待十一个姐姐凑钱给弟弟买房子结婚

2018-07-14 21:35:30 杭州在线
原标题:先出生的孩子,都需要被救赎。
作者  遠山時折
 
 
虽然已经过去五天了,但“如何看待十一个姐姐凑钱给弟弟买房子结婚”这一个问题仍然不断出现在我的知乎推荐页面上。粗粗浏览了一下新闻内容,大致是说山西省吕梁市一农户的十一个女儿凑了32万,为家里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弟弟举办婚礼,且完全是出于自愿,这十一个姐姐被戏称为“扶弟魔”。
 
这则新闻引发广大网友的热烈讨论,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且迟迟难以被压下的主要原因,是这家人严重的重男轻女,而这十一个姐姐以及她们整个家庭都是在这样的一个文化传统之下生长起来的,她们做了她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却得到了一个“全网黑”的结果,对于他们而言迷茫和矛盾也是正常的。
 
重男轻女,算是一个已经被反反复复提出来,基本上被说烂了的一个话题,但是笔者从这件事情中却看到了一些别的跟重男轻女几乎算是同等地位的“腐朽思想”,那就是世世代代施加在一个家庭里所有先出生的孩子身上的“诅咒”——
 
你是哥哥/姐姐,所以弟弟/妹妹就得你来养,就得你来负责。
 
 
我父亲兄弟姐妹五个,家中行大,这些年仅仅因为是家里的老大吃了多少苦,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同样都是爷爷奶奶的孩子,父亲初中时候因为家里只能供得起一个孩子上学而被逼辍学,读完了初中转身就进了煤矿,在当年非常宝贵的上高中的机会被爷爷奶奶留给了妹妹(我的大姑)。后来在煤矿踏踏实实干活,好不容易扎稳了脚跟,又被奶奶要求把两个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叔和三叔带进煤矿工作。
 
从我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每次爷爷奶奶家里出什么事情父亲都是第一个跑回去,有点儿什么好东西也是先紧着四个弟弟妹妹。前些年爷爷急病住院父亲陪护的时间最长,甚至累出了病也进了医院,就因为爷爷舍不得小儿子小女儿累着。
 
这么多年,因为父亲老吃闷亏,母亲总跟他吵架,家里的气氛总是剑拔弩张,充满着火药味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紧张。但是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让这个家都跌进了冰窖。
 
父亲兄弟姐妹五个里有四个都在县城买了房子,只有我的小姑姑一家还是租房子住。前两天爷爷给父亲打电话,要求父亲出一部分钱资助自家妹妹买房,近年来煤炭行业也不景气,父亲的工资都无法按月发放,我们一家的日子都过的很紧张。父亲和爷爷说现在生活都是问题了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爷爷轻描淡写地说了句——
 
你不是还有房产证吗。
 
逼着父亲拿房产证去贷款给我的小姑姑买房子。
 
 
其实不止是我父亲这一代人,他的上一代,上上一代,还有我们,从小就被这么教导。
 
从弟弟出生开始,我作为姐姐,作为“先出生的孩子”就被迫肩负着别人的未来艰难爬行。
 
我的责任和使命是在他出生的那一瞬间就被决定的。
 
我作为姐姐,就必须要好好学习,行为端正,因为不能影响弟弟妹妹们走上歪路,要做他们的模范,他们学习不好,那就是你这个模范还不够好;
 
我作为姐姐就必须要成熟懂事,要让着弟弟妹妹,不管因为什么,弟弟妹妹一哭就是你的错;
 
我作为姐姐我不能去管教自己的弟弟妹妹不能做坏事,因为会被说你嫉妒弟弟妹妹;
 
我作为姐姐被整个家族寄予了厚望,因为我的努力,我的成就决定了弟弟妹妹们以后的日子过的是否轻松。
 
我可以完完整整地背下来父亲教育我的话,甚至他说每一个字的语气、动作、眼睛里的殷切——你是长女长孙,你是咱们家的希望,弟弟妹妹们都看着你,都要把你当模范的,你弟弟也不是块读书的料,就指着你养活呢。
 
七大姑八大姨也老说,你这马上大学毕业了,毕业了赶紧找个工作,你们家弟弟也马上上初中了,正好你供他上学。
 
 
好的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应当是互相尊重互相扶持的,但是身为父母的一方却在教育的时候很自然地认为年长的孩子应当承担更多的责任,却不对年幼的一方做任何要求。
 
我们承担了更多的责任,被施加了更多的压力,连自己的出路都不知道在哪里的时候就被赋予了供养另一个人的使命,但是却没有更多的回报,有的只是变本加厉。
 
我觉得苦,委屈,愤怒,不公,却不能跟任何人说。
 
先出生的孩子永远逃不过,逃不过这种天下的真理,逃不过这种理所应当。